第103章 单曲循环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03章 单曲循环

老子是阎王 第103章 单曲循环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勾肩搭背,面对着面,一呼一吸,都能闻到彼此的味道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难为情,但两人实在太累了,渐渐的,呼吸频率变得一致,共同进入梦乡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车奔驰了一天一夜,第二天下午,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蓉城,地处中西部地区,是一个不起眼的封闭小城。

    虽然经济欠发达,但人们生活压力也很小,在这里过着怡然自得的日子。

    蓝凤凰自己也受伤不轻,应该没这么快找到这里,江枫就挑了个最豪华的两室一厅套房酒店,订了半个月的,和杨蓉暂住下来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身子,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之前在火车上没办法自查,现在一圈检查下来,江枫发现自己十二经络居然断了七根,应该是七杀拳那七下造成的反噬效果。

    黑龙也需要休息,暂时没办法召唤其为自己疗伤,看来,只能用中医自救了;否则,如果任由经络阻塞下去,轻则气血不顺、修为停滞不前,严重的甚至会全身瘫痪、导致终生残疾!

    江枫读过不少医书,尤其是中医。

    很多人以为中医是骗人的,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在古代,中医并不是给普通人治病的,而是专供修炼者疗伤;随着时间推移,修炼者越来越稀少,中医也就随之没落了,甚至成为了不少人口中的“骗术”。

    殊不知,中医文化源远流长,晦涩难懂,岂是一般人读几本书就能学会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人云:度人难度己,医者难自医!

    别看江枫可以为林飘飘偷天换骨,可到了自己这里,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七十二路阴阳手无法施展,通灵的三七草更是可遇不可求,只能用其他药物替代一下,试试效果先。

    正想着用什么入药,杨蓉忽然进来了,道:“你晚上想吃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杨蓉就说不下去了,因为江枫正光着身子、盘膝坐在床上,这个姿势,恰好把下面那玩意儿暴露得一干二净!

    杨蓉脸色一红,吓得赶紧转身,道:“变态!”

    江枫老脸一红,道:“大胸姐,好像是你没敲门就进来了吧?”

    杨蓉道:“谁知道你会这样,臭不要脸!快把衣服穿上!”

    江枫跟她也解释不清楚,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,准备下床,道:“走吧,吃饭去!”

    杨蓉转过身来,一脸鄙夷道:“你这病秧子,还是在酒店好生歇着吧,想吃什么,我给你带上来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江枫道,“吃的倒无所谓,不过想请你帮我抓几副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?”

    江枫拿过纸和笔,“刷刷刷”写了满满一页,道:“你看看能不能把这些配齐!”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……”杨蓉数了一遍,发现居然有二十七种之多,蹙眉道,“需要这么多药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江枫沉沉点头,道,“这还只是一天的用量,先试试效果!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尽量!”杨蓉把药方小心折叠收好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江枫喊住她,给了她一张银行卡,还是之前韩雪儿的经纪人交给自己的,说是里面有十万块钱,道,“这些药有很多都不便宜,你把卡带上,密码就写在卡背面了!”

    离开滨海的时候,杨蓉匆匆忙忙的没带什么钱,只得把卡拿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蓉这一走,就是三个小时,直到晚上十点钟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听到开门声,江枫赶紧迎出去。

    杨蓉手里提着一个袋子,里面全是树根子模样的中草药,大概二三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跑了七八家药店,总算是配齐了!”杨蓉擦了擦汗,把药放在茶几上,一脸诧异道,“这都是些什么药啊,怎么这么贵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杨蓉把银行卡还给江枫,道:“里面现在还够买两个茶叶蛋的!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江枫也懵了,道,“要十万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杨蓉道,“开始我还以为被人宰了呢,但跑了几家药店,都是这个价格,应该没差了!”

    江枫一阵心疼!

    这些只是一天的用量,就要十万块,平均两天打通一道经络,就是二十万!

    身上一共七道经络需要打通,这么算下来,就是一百四十万,把数学协会发的一百万奖金花完了也不够啊,更别提衣食住行都要大把银子了!

    “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

    江枫沉沉叹息一声,坐在沙发上,从乾坤袋中拿出臼杵,闷闷不乐地捣起药来。

    跑了三个小时,杨蓉一身是汗,先去洗澡了,洗完出来,发现江枫还在苦着脸捣药,从他手里抢过臼杵,道:“我帮你吧,你洗澡先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江枫进去冲了个凉水澡,出来一看,草药已经捣得差不多了,回到房间,准备敷药。

    前面还好说,但后背很多地方自己都摸不到,只能喊杨蓉帮忙。

    杨蓉急匆匆跑到门口,忽然想起下午的事情,生生把脚顿了下来,道:“这次穿衣服了吧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穿了裤子呢,快进来吧,耽搁太久草药凝固可就作废了,十万块呢,奶奶的!”

    杨蓉推门一看,果见江枫下半身穿着衣服,松了口气;端起药臼,来到江枫身后,手足无措道:“往哪儿抹啊?”

    江枫拿出纸和笔,画了一张示意图,又细心交代一番,两人折腾了半个小时,总算是把药敷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眨眼,七天过去。

    江枫的经络恢复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而且还挺顺利,只是乾坤袋里现金越来越少了,再过几天可就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,必须要想办法赚钱了!

    可是……怎么来钱快呢?

    几十万啊,可不是个小数目!

    这天下午,江枫画了几十道符,厚厚一沓,叫上杨蓉一起,准备上街摆摊卖符。

    每个城市都有一条古老的护城河,城河边总有一群五弊三缺的算命先生。

    蓉城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江枫和杨蓉来到城河边,摆上一块帆布,捡几块石头把符压住,这就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卖符了!卖符了!隐身符、穿墙符、潜水符、辟邪符、祛病符……还有金枪不倒符,保证晚上坚持四十分钟以上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