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雨夜长谈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20章 雨夜长谈

老子是阎王 第120章 雨夜长谈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聂灵雨一声娇呼,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那把贯穿自己整个身体的匕首,花容失色道:“曹师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曹仁一声奸笑,跟着一掌拍上去,“啪”的一下,把聂灵雨身子打飞。

    聂灵雨又是一声惨呼,狠狠摔在冰块上,狼狈滚落在地,身上一袭白衣,被血水浸得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师妹,这只猪妖对我太过重要,我还指望借助他灵敏的嗅觉,帮我找到佛手藏在哪里呢!”

    “佛手?”

    聂灵雨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佛手,是用黄金锻造而成的大佛手臂,也是金山寺主持方丈身份的象征;手持佛手,号令三宫六院,莫敢不从!

    聂灵雨躺在地上,苦笑一声,道:“果然是你!我早该想到是你!”

    “想到什么?”曹仁慢慢逼近,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聂灵雨道:“果然是你囚禁了主持方丈,没想到坊间传说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曹仁冷冷道,“真伪何德何能,竟敢做我金山寺的主持,这个位子本就该是我的!”

    曹仁既然敢把这些事情告诉聂灵雨,就没打算留对方活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聂灵雨心知肚明,眼睁睁看着曹仁一步步逼近,却没有任何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因为,那把刺穿自己身体的匕首,上面涂有非常厉害的野猪猪妖剧毒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剧毒已经蔓延进自己的血液里面,聂灵雨身子又麻又痒,“嘤咛”一声,脖子一软,头偏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转头,聂灵雨吓了一跳!

    因为,在自己身旁、在冰块后面,居然还藏着一个人!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江枫把手指放在嘴边,示意聂灵雨不要出声,与此同时,手持黄金剑,准备给曹仁来个偷袭。

    为稳妥起见,在偷袭之前,江枫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块黑布把脸蒙上;这样,即便偷袭失败,也不会被曹仁认出身份,还可以继续潜伏在金山寺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差最后一攻!

    唯一的难题是,此刻自己躲在冰块后面,判断不出曹仁的位置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手比较好。

    如果距离太远,会给曹仁足够的反应时间;而如果距离太近,不等自己出生,曹仁就会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出手时机的选择,非常重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聂灵雨天资聪颖,很快就察觉到了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她转脸看向曹仁,判断着距离,与此同时,右手背在身后,竖起三根手指,做起了倒计时。

    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,对彼此非常信任。

    3、2、1……

    看到“1”字,江枫没有丝毫犹豫,持剑猛冲而出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剑迅疾如风,如闪电般插在曹仁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这是江枫的全力一击,与聂灵雨的手势配合得天衣无缝,居然真的偷袭成功了!

    曹仁一声惨叫,翻手就是一掌!

    江枫丝毫不惧,迎着他也是一掌!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见江枫居然敢和曹仁硬碰硬,聂灵雨着实吓坏了,寻思你一个新入门的弟子,如何敢与三宫六院的院长对拼,这不是找死么!

    可是,聂灵雨还是叫晚了,江枫和曹仁已经双掌相交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炸响,山峰上积雪簌簌凋落。

    一掌过后,江枫和曹仁各自退了三步,居然打成平手!

    曹仁心中大骇,想不到金山寺里居然藏着这么厉害的高手,吃惊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江枫冷冷道:“取你性命之人!”说完,欺身而上,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曹仁身上有伤,不敢硬接,且战且退;躲到冰块后面,他掏出一根竹筒模样的东西,对着夜空一按!

    唧……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一道烟花划破夜空,照亮了整座金山。

    这是曹仁的信号弹!

    聂灵雨神色大变,冲江枫道:“喂,你快走,曹仁的援兵就要来了!”

    江枫低头一看,果然,山峰四周已经有人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来今日是杀不了曹仁了!

    还好,这只是来到金山寺的第一天,能把对方打伤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江枫虚晃一招,逼退曹仁,退到聂灵雨身旁,道:“我送你回飘渺宫!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聂灵雨摇头道:“现在回去,不仅我自己要死,整个飘渺宫的弟子也会为我陪葬,你自己走吧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聂灵雨苦笑一声,道:“我已是将死之人,你快走吧,不用管我,再不走你自己也逃不掉了!”

    刚刚在飘渺宫外,聂灵雨放了自己一马。

    江枫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见死不救,他还做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,更重要的是,如果能拉拢到聂灵雨的支持,对击杀曹仁很有帮助,于是他弯腰抱起聂灵雨,道:“先找个地方给你疗伤!”说完,顺着山峰的另一侧下去了。

    江枫本想离开金山寺,躲得越远越好,但思来想去,还是不妥。

    古人说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不如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处,江枫心中一动,抱着聂灵雨朝天机院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宿舍,江枫关上门,把聂灵雨放在自己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聂灵雨刚刚一路上精神有些恍惚,还没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这是我宿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聂灵雨神色大变,寻思这不是自投罗网么!

    但,冷静下来仔细一想,聂灵雨就释然了,同时对江枫也很钦佩。

    此刻曹仁肯定在全力搜查外面,绝对想不到他们还在金山寺。

    喘息片刻,聂灵雨挣扎着坐了起来,想要疗伤,可体内剧毒已经蔓延到四肢百骸,根本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试了几次,聂灵雨浑身虚脱,“嘤咛”一声倒在床上,蹙眉道:“不行了,我可能要撑不过去啦!”

    江枫端起一只碗,拿出黄金剑,在手腕割了一下,放了半碗血出来,放在床边道:“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江枫的唾液、尿液和血液都有解毒的功效,其中尤以血液为最!

    聂灵雨中毒太深,江枫没得选,只能放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聂灵雨很是惊诧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喝下去,你的毒很快就能解了!”

    聂灵雨还没听说过喝人血能解毒的,心里不太相信,而且,即便她想喝,现在四肢软绵绵的,连碗都端不起来。

    江枫包扎好伤口,坐在床边,一手扶着聂灵雨后背,一手端碗,直接把血喂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