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天选之子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24章 天选之子

老子是阎王 第124章 天选之子

    双修?

    不知怎么,江枫脑袋里忽然蹦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为验证心中猜测,他回到三十一层,再次翻开其中一本蝌蚪文。

    之前看蝌蚪文一头雾水,完全没有任何章法可言,此时再看,那些成双成对的小蝌蚪,就像一男一女,摆着各种高难度姿势!

    整整七本书,每一本都有两百页的纸张,每一页纸上都画着十对小蝌蚪,姿势各异,没有一个重复的。

    这么算下来,一共就是一万四千种姿势!

    我勒个去!

    劳资看过所有的小电影加起来,也没这么多姿势啊!

    江枫这次一看就是半个小时,直接把一本书看完了!

    聂灵雨在一旁早就傻眼了!

    自己连一分钟都撑不到,而江枫居然撑了半个小时!

    不,不能说“撑”,因为他不仅没有眩晕感,好像越看越兴奋!

    聂灵雨无比好奇,很想打断江枫问问他,但又怕如此一来,会打扰到他参悟高深的“佛理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直等到江枫把一本书看完,聂灵雨才忍不住道:“你参透了?这些蝌蚪文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江枫吓了一跳,依旧沉浸在那变幻莫测的姿势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聂灵雨心痒难耐,道:“蝌蚪文到底怎么看啊?快教教我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江枫犹豫起来,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江枫不说话,聂灵雨自己拿起一本书、翻了起来,可刚看几眼,又开始头晕了。

    聂灵雨性格单纯而又固执,寻思你江枫能坚持下来,凭什么我不可以?

    要知道,我聂灵雨的修为可是比你高很多呢!

    于是,她打起精神继续看,因为眩晕、紧张,身上冒起一层香汗,把衣衫都汗湿了。

    江枫想不到聂灵雨这么倔强,寻思如果再不点破,怕是她要昏倒了,于是指着一个小蝌蚪提示道:“你看这造型,像不像一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聂灵雨惊奇地叫了出来,狠狠点头:“像!”

    江枫又指着和它纠缠在一起的另一个小蝌蚪,道:“这个造型,是不是像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啊,太像了!”

    聂灵雨大声尖叫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每一对小蝌蚪,都是一男一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已经很直白了,江枫住口不语,让聂灵雨自己体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了约莫十分钟,不知聂灵雨想到了什么,手一抖,“啊”的一声,直接把书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枫奇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黄书!”聂灵雨红着脸道,“这是黄书!”

    江枫心里有些想笑,寻思看十分钟才看出来,该夸你单纯呢,还是该骂你白痴?

    江枫忍住笑意,道:“我看不像,这应该是一门非常厉害的修炼之法!”

    “修炼之法?”聂灵雨一脸鄙夷道,“哪有……这样修炼的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不知你听说过双修没有?”

    “双修?”聂灵雨茫然摇头,道,“没听说过!除了咱们金山寺藏经阁的书籍,其他的我都没接触过!”

    江枫解释道:“所谓双修,就是一男一女共同修炼。以男女之形式,参悟宇宙之法则,一阴一阳一切空,一切为渡人,渡人即渡己!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,我也没练过,不知道具体是怎样操作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聂灵雨一阵羞赧,寻思如果真是这样,倒是自己想歪了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不过这些书籍只有姿势,没有其他的讲解;如果想全部参透双修之法,估计还要结合楼上的图画,以及最顶层的两尊佛像!”

    聂灵雨心如撞鹿,平复片刻,试着说道:“要不……咱们再上去看一次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再次来到三十二层,翻开那本画书。

    比起蝌蚪文,图画来得更加直接、刺激,看得人面红心跳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两人仔细一看,发现画中男女身体上都画着一道虚线,好像是真气的走向,不同姿势,真气走向也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两人试着按照画中所示引导体内真气,但都没有成功,估计只有脱光了衣服、做出图画上的姿势才可以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聂灵雨又把书合上了。

    江枫看得正带劲儿呢,不解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聂灵雨红着脸道:“我……不想学这种修炼之法,要看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学!什么双修,简直太污了!”江枫虎躯一震,一本正经,说得自己都要信了。

    聂灵雨一脸欣慰,道:“那咱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趁聂灵雨没注意,江枫顺手把画书藏在怀里,寻思有时间要好好钻研一下,把内容吃透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一层,两人正准备出去,忽然,发现门口有一个弯腰扫地的老和尚。

    老和尚扫得极其认真,不曾抬头一下,好像根本没注意到石塔里有人。

    因为低着头,看不见这扫地僧的五官,只见他苍白的眉毛和胡子长长垂下来,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如果是白天,这里有人扫地很正常,但现在已经快凌晨了,谁大半夜的出来扫地啊?

    江枫转脸看向聂灵雨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聂灵雨也是茫然摇头,以前来藏经阁许多次,也没见过这个扫地僧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想多事,准备从扫地僧身旁走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,扫地僧忽然把扫帚一横,拦住两人去路,抬头看着江枫,淡淡道:“施主,请把经书留下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经书?”江枫装疯卖傻起来,但心里却很诧异,寻思这老和尚怎么知道自己把经书拿走的?

    扫地僧道:“你来我藏经阁观阅经文,老衲真挚欢迎;但如想拿走经文,请恕老衲多嘴一句,藏经阁经文概不外借!”

    聂灵雨看着江枫,奇道:“你拿了他们经文?”

    江枫打死也不会承认,狠狠摇头,道:“当然没有!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信你!”聂灵雨只是随口一问,怕中间有什么误会,见江枫否认,她断定是扫地僧在故意刁难,说不定对方是曹仁的眼线!

    于是,她摆好姿势、准备进攻,道:“请大师让开道路,否则别怪我无礼!”

    扫地僧不为所动,道:“放下经书,我自会放你们走!”

    “不知所云,胡搅蛮缠!”

    聂灵雨娇喝一声,伸手朝扫帚抓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