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江枫在哪里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25章 江枫在哪里

老子是阎王 第125章 江枫在哪里

    聂灵雨,三品圣姑,放眼整座金山寺,只有裘千海比她略高一筹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这一下抓过去,聂灵雨居然失手了!

    当时她只觉眼前一闪,扫地僧和扫帚好像凭空消失了,但等自己把手收回来,对方又回到了原地,速度之快,简直无法想象!

    聂灵雨“咦”的一声,一脸疑惑地看向江枫,想从他那里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可江枫的震惊有过之而无不及,毕竟他修为还不如聂灵雨呢!

    高人!

    高人呐!

    江枫心里一阵感叹,当时就犯怂了,想把画书还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让聂灵雨知道自己说谎,那就麻烦了,她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诚心的人,取消和自己的合作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江枫还不归还,扫地僧准备自己动手去拿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片树叶掉落下来,从扫地僧耳边划过。

    扫地僧神情专注,表情肃穆,浑身上下,唯有耳朵轻轻动了一下,好像在聆听什么。

    待到那片树叶落地,扫地僧闪身让路,道:“阿弥陀佛,是老衲错怪施主了,二位快快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江枫懵了,磕磕绊绊道:“你……放我们走了?”

    扫地僧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江枫生怕他反悔,拉着聂灵雨就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宿舍,把门关死。

    虽然摆脱了扫地僧的纠缠,但江枫心里的疑问更深了,嘀咕道:“奇怪啊,怎么忽然之间放我们走了?”

    聂灵雨道:“刚刚,好像有人在对扫地僧传话!”

    “传话?”江枫奇道,“我怎么没听到?”

    聂灵雨道:“那是一种密语,叫做借物传话,说话人可将声音寄托在物体上,传给想要的人听。而刚刚那句话,好像就藏在一片树叶上!”

    江枫回想一番,的确,在石塔第二十七层的一部经书里,明确介绍过这种密语;但因为这门功夫没有战斗功能,自己只是了解了一下,并没有学习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会是谁给他传话呢?”

    聂灵雨茫然摇头,道:“总之不是我们的敌人就好!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!”

    江枫把草席铺在墙角,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半时分,山上忽然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下起了暴雨。

    江枫睡在地上,只觉一片潮湿,身上也痒痒的。

    起身一看,因为下暴雨,地面上全是积水,草席都被泡烂了,外面的虫子也都顺着门缝往屋里钻,想要避雨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怎么睡?”

    江枫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啪嗒,灯开了。

    江枫转脸一看,发现聂灵雨也醒了,道:“不好意思啊,把你吵醒了!”

    聂灵雨看着江枫狼狈的模样,道:“要不一起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江枫道,“我身上都湿了,你快睡吧,不用管我!”

    聂灵雨本来只是客气一句,如果江枫真要上去,她自己就会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见江枫这么回答,聂灵雨对他敬佩有加,寻思倒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她身子往里面缩了缩,空了半边床位出来,道:“快点来吧,再不来我生气了!”这次,是发之肺腑的邀请。

    江枫很无奈。

    无论在哪里,总有小姐姐想和自己睡觉,就连仙子一样的聂灵雨也不肯放过自己!

    好惆怅啊!

    江枫只得把湿透的外衣脱掉,挂在墙上晾着,用毛巾把头发和身子擦了擦,道:“你要是不嫌弃,那我真上去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聂灵雨红着脸轻轻点头,因为害羞,又把灯关上了。

    江枫摸索着爬到床上,钻进被窝,觉得舒服多了,被褥上全是香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和聂灵雨之间若即若离,偶尔身体触碰在一起,又触电般的赶紧挪开。

    江枫心里痒痒的,闭着眼睛,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睡了吗?”

    过了十来分钟,耳畔传来聂灵雨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枫摇了摇头,道:“睡不着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聂灵雨有些感慨,道,“只怕咱们金山寺要有大事发生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江枫很好奇。

    聂灵雨道:“咱们金山上很少下雨,我自幼生活在这里,也只见过三次。以往每次下暴雨,山上都会有大事发生,这次只怕也逃不掉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马上咱们就要把曹仁杀了,当然是大事了!”

    聂灵雨半天没有说话,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江枫以为她要睡了呢,忽然又听她说道:“杀了曹仁之后,你去哪里?去蓉城救你那位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江枫道,“然后再回滨海,过两个月参加高考,然后去燕京读大学!”

    聂灵雨听了一阵心驰神往,道:“好羡慕你的生活!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好羡慕的!”江枫道,“你想下山,随时都可以下山啊,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,可精彩了!”

    聂灵雨道:“我自幼被师父收养,金山就是我的家,我……我不敢下山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你修为这么高怕什么啊,别人看见你躲都来不及呢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不过说真的,你虽然修为高强,但是心地太单纯了,就怕会被人骗!”

    聂灵雨笑道:“我可以去找你呀!有你在身边,就没人骗得了我了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要是连我也骗你呢?”

    聂灵雨道:“那我就把你杀了!”

    “惹不起,惹不起!”江枫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道,“其实,我今天就骗了你一次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聂灵雨觉得很不可思议,道,“如果连你都会骗我,那我更加不敢下山了,还是呆在山上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江枫本来想把自己偷画书的事情告诉聂灵雨的,但听她这么说,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有时候,善意的谎言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见江枫不说话,聂灵雨道:“对了,你还没告诉我,你骗了我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个嘛……”江枫支支吾吾起来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快告诉我嘛!再不说,我就不帮你对付曹仁了!”聂灵雨威胁(撒娇)起来。

    江枫被逼没办法,只得随便编了一个,道:“刚刚在石塔里,我骗你说不想学习双修,其实,我想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黑暗中,聂灵雨看不见自己脸上表情,但觉得脸颊异常滚烫,心跳加速,喃喃道,“我……我要睡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