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相亲女人套路多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26章 相亲女人套路多

老子是阎王 第126章 相亲女人套路多

    暴雨下了两天两夜,在第三天清晨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,已经是江枫来到金山寺的第四天了。

    按照聂灵雨的推算,今天猪妖会恢复元气,用他灵敏的嗅觉帮助曹仁寻找佛手。

    佛手是金山寺主持的身份象征,万万不可让曹仁拿到;所以,今晚必须时刻注意猪妖的动向,说不定,还能找到杀死曹仁的机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和聂灵雨都很紧张。

    江枫还好,紧张了可以上厕所,而聂灵雨白天只能憋着。

    见她憋得难受,江枫就出去找了个洗脸盆,放在屋子里,道:“憋太久对身体不好!”然后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聂灵雨羞得无地自容,但越是紧张害羞,越是控制不住,最后终于还是轻解罗衣,对着洗脸盆蹲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半晌,听到屋里“哗啦啦”的水流声停止了,江枫才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盆里的液体微微发黄,带着一层泡沫。

    江枫看了聂灵雨一眼,语重心长道:“内分泌有点失调啊!忙完今晚,要注意调理一下身体了!”说完,端盆出去。

    聂灵雨哪里敢回话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钟。

    两人紧张了一天,整装待发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忽然,天机院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,其间还伴随着一阵“嗷嗷”的猛兽叫声。

    “这大晚上的,怎么这么吵闹?”

    江枫皱了皱眉,把门打开一条缝隙,一看之下,大惊失色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聂灵雨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枫脸色惨白,“砰”地一下把门关上,道:“好像是曹仁,带着其他几位宫主、院长过来了;对了,还有那只猪妖!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这里做什么?难道佛手藏在这里?”聂灵雨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江枫想了片刻,神色一变,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他们并不是在找佛手,而是找你!那天晚上,猪妖被你伤得不轻,肯定记得你的气味!”

    聂灵雨当局者迷、之前没想到这点,被江枫这么一提醒,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吃惊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你先呆在屋里,我出去看看情况,他们不认得我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聂灵雨回答,江枫直接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到院子里,曹仁也带人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后跟着四个人,分别为灵鹫宫宫主,以及达摩院、神医院和菩提院的三位院长,加上曹仁自己、一共五人,势力超过了三宫六院人数的一半,怪不得敢如此嚣张!

    “喂,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闯进来?”看见江枫,曹仁喊住他。

    江枫摇头道:“没看见!这里是天机院,怎么会有女人闯进来!”

    曹仁道:“你再仔细想想!”

    江枫装模作样想了一番,最后“啊”的一声,道:“刚刚去吃饭,好像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曹仁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江枫随手往北一指,道:“好像在那边!”

    曹仁心中大喜,正准备过去,刚抬步,却又停了下来,冲三位院长道:“你们先过去,我和严宫主继续搜查天机院,一旦有情况,以烟花为号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人都以曹仁马首是瞻,立即往北边去了。

    江枫也赶紧回到宿舍,和聂灵雨商量对策,无奈事发突然,根本没有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仁和灵鹫宫宫主严香兰牵着猪妖,继续在天机院里转悠,转了一圈,最后来到江枫宿舍门前。

    “出来,出来!”曹仁狠狠砸门,就差没踹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江枫穿着一身睡衣,打了个哈欠,开门道:“咦,曹院长,你们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曹仁朝屋里打量过去,道:“你一个人在宿舍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江枫狠狠点头。

    比起江枫,曹仁显然更相信猪妖的嗅觉,往里走道:“我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江枫知道拦不住他,身手往前一指,冷不丁喝道:“聂灵雨!”

    “啊?在哪里?”

    曹仁下意识地转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江枫黄金剑已经刺了过去!

    “曹院长小心!”严香兰赶紧提醒。

    曹仁只听耳边传来一阵森然剑气,吓得赶紧闪身,饶是如此,还是慢了半拍,耳朵被一剑刺穿,半个耳朵都被削断了!

    “啊……小贼,找死!”

    大怒之下,曹仁一掌狠狠拍过去。

    若在之前,江枫不知道他武功套路,只能选择硬碰硬。

    但现在,江枫已把金山寺几乎所有武功学会,与他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虽然修为低于对方,但江枫手持锋利的黄金剑,一口气拆了七八招,居然丝毫不落下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严香兰“咦”的一声,见情况不对劲,赶紧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白色身影从屋里飞了出来,“啪”的一掌,正中严香兰胸口,把她拍飞十几米远,重重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严师姐,想不到你也与这姓曹的沆瀣一气!”

    聂灵雨一掌得手,并没有乘胜追击,只是觉得失落、失望。

    严香兰狂喷一口鲜血,苦笑道:“主持方丈不给我们三宫六院的活路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聂灵雨不解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严香兰道:“聂师妹你难道没有察觉,自打真伪做了主持,咱们三宫六院宫主和院长的权利越来越小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察觉!”

    聂灵雨冷冷道:“而且,即便真是如此,这也不是你以下犯上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以下犯上?”

    严香兰摇头道:“师妹,你还是太单纯!我们三宫六院和真伪之间迟早都要有一场争斗,先下手的话,还能占三分先机,如果陷入被动,那才真的没有半点活路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这边正聊着,那边江枫快要吃不住了。

    开始他仗着偷袭得手和黄金剑的锋利,勉强能抵挡住曹仁,但时间一久,修为的劣势还是逐渐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江枫气得要死,虚晃一招,后撤一步,狗眼冲聂灵雨狠狠一瞪,道:“你个臭娘们儿过来帮忙啊,看不出来她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啊!”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,我忘记你了!”

    聂灵雨一脸歉然,身形一闪,与江枫呈一前一后之势,把曹仁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聂灵雨前脚刚走,后脚严香兰就把烟花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收到信号,达摩院、神医院和菩提院的三位院长很快就折返回来了,反把聂灵雨和江枫围堵起来。

    聂灵雨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她自忖和江枫二对二,丝毫不惧曹仁和严香兰,但再加上这三院院长,那就没有多大胜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