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公开课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5章 公开课

老子是阎王 第15章 公开课

    “足球呢?”

    到了球场,看着空荡荡的场地,别说球员了,连球都没有一个!

    江枫道:“一会儿就来人了,咱们先去小树林里坐一会儿!”

    他不给林琪反应的机会,说完,直接把林琪拉到小树林,脸上扬起坏笑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林琪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想要跑,却被江枫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咱俩现在是男女朋友,你给我亲一下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林琪抿起小嘴,急得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江枫压住她的香肩,把她抵在树干上,慢慢把头凑过去,离得越近,越能闻到她身上的处子之香……

    “唉,世风日下,世风日下啊!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亲上去了,忽然,树林深处传来一个老人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转脸一看,一个穿着普通工装服、头发花白的老头提着裤子走了过来,附近草地湿答答一片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!”江枫骂道,“自己随地大小便,好意思说我们!”

    老头道:“我是前列腺有问题,你们是道德有问题,这不一样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两人身边,语重心长道:“年轻人应该多学习文化知识,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今天我就当作没看见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江枫好不容易才把林琪骗到这里,错过这次机会,以后可能真亲不到了,哪里肯放弃。

    趁江枫走神,林琪悄悄从他胳膊下面穿过去,拼命往教室方向跑。

    等江枫回过神来,林琪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江枫生气了!

    一把摘下老头的老花镜,往地上一摔,骂道:“你个老东西,坏我好事!”说完,赶紧去追林琪。

    老头摸索着捡回眼镜,自言自语道:“听闻杜雷私立中学校风淳朴,学生们尊老爱幼,没想到徒有虚名,世风日下,世风日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教室,林琪说什么也不肯出去了。

    江枫窝了一肚子火,趴在桌上睡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下午第一节就是数学公开课,授课人魏坤林,知名教育家,全国特级教师,香江中学名誉教授。

    三年二班来了很多人,教育局的、校领导,以及其他班的数学老师,只因魏坤林声名显赫,平时花多少钱都请不动,这次却是自己主动过来。

    铃铃铃……上课了。

    一个头发花白、穿着普通工装的老人走到讲台上。

    林琪当时就懵了!

    这位老爷爷就是魏教授?

    这也太巧了吧!

    她转脸朝江枫看去,没想到这家伙还在睡大觉呢!

    魏坤林清了清嗓子,先简单做了自我介绍,接着讲了个小故事,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最后非常自然地进入到了教学当中。

    不愧是教授,不仅知识渊博,讲课方式也是深入浅出,师生们受益匪浅,认真做笔记。

    课堂进行到一半,魏坤林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目,看着下面道:“哪位同学上来解答一下?”

    这是一道证明题,解题技巧刚刚魏坤林已经讲过,不过需要运用的公式太多、太复杂,不仅学生们犯愁,就连听课老师都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,慢慢来,谁先做出来了就举手!”魏坤林端起茶杯,抿了口枸杞茶。

    一分钟。

    两分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人举手。

    教室里异常安静,凝静的空气中,只有笔尖和纸张摩擦的刷刷声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教室角落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呼~噜~”

    “呼~噜~”

    “呼~噜~”

    有人在睡觉!

    还特么打呼了!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眼了,同时朝角落看去。

    方晴急得要死,毕竟她是班主任,出了这么大的问题,肯定要被开会狠批!

    校领导、教育局的人则拖着一张张老脸,恨不得把打呼噜的学生顺着窗户扔出去!

    魏坤林也是暗暗皱眉,但很快,他的眉头就舒展开了,因为他对照座次表发现,正在睡觉的这名学生叫江枫——他此行最想见的人。

    从事教育事业大半辈子,魏坤林见过太多天赋异禀的学生,也深知一个真理:越是行为怪癖、不合群的学生,越有可能是大才!

    想通这点,魏坤林反倒笑了起来,拿起粉笔头,冲角落那么一扔,道:“江枫同学,请你上来解答一下!”

    “操,谁扔的我?”

    江枫睡得正香,忽觉后脑勺一疼,骂骂咧咧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江枫和魏坤林双目对视,一时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还是魏坤林有经验,佯装不认识的样子,一脸期待道:“江枫同学是吧,请你上来,解答一下黑板上的题目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下有热闹看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刚抄了个年级第一嘛,这次看你怎么出糗!”

    学生们各怀鬼胎,都想看江枫的笑话。

    老师们则不这么想,因为此刻,江枫代表的是整个杜雷私立中学,只是……他连课都没听,能解出这道题吗?

    江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滴一滴牛眼泪,拿起同桌的课堂笔记匆匆扫视一眼,大踏步走了上去!

    “哈哈,这货还真敢上去!”

    “也不嫌丢人!”

    底下学生们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的脸色就变了,因为江枫不仅没有出糗,反倒“刷刷刷”写个不停。

    不到半分钟,黑板上写得满满合合。

    江枫把粉笔头一扔,潇洒往回走,道:“这种小儿科的题目,下次不要麻烦我了!”

    江枫解题只有半分钟,但其他人看懂他的答案,却用了足足十倍的时间!

    “啊……原来是这样证明的!”

    “妙啊!我怎么就想不起来!”

    不仅学生,老师们都恍然大悟,频频点头,这种感觉,只有做过数学题的人才懂!

    魏坤林对江枫第一印象的确不好,但他不是古板的人,知道爱才、惜才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两把刷子!”

    魏坤林暗暗点头,等学生们把答案记下来,擦掉黑板,然后又写了一道更难的题目。

    “这道函数题,你能解出来吗?”魏坤林一脸期待地看向江枫。

    这道题所运用的知识与技巧,并不在刚刚的授课中,因为太过深奥了,不花个十天半月根本讲不来,而且学生们未必听得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