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谁的房间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59章 谁的房间

老子是阎王 第159章 谁的房间

    两人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枫抬头一看,房间异常宽阔,里面的宝贝眼花缭乱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西周晚期的毛公鼎,战国早期的曾候乙编钟,商朝晚期青铜礼器四羊方尊,晋代书法家王羲之真迹《兰亭序》,十大传世名画之《清明上河图》,象征至高无上王权的夏禹九鼎;甚至,还有失传多年的传国玉玺,上有秦丞相李斯亲自雕刻的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”八篆字。

    这些宝贝,任何一个拿去拍卖行,都能拍出天价来!

    但,江枫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他左看右看,这里还是没有申猴铜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快点一起拿啊!”何超美把江枫思绪打断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江枫心里叹息着,不知申猴铜像究竟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的乾坤袋把这里所有宝贝装完都不成问题,但,没找到申猴铜像,他心里有点失落,象征性地帮何超美拿了几件。

    何超美自己也拿上几件,不停催促江枫快走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洋楼前,何超美开上车,一脸兴奋道:“咱们这就走吧!”

    这一走,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打进何家了!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不走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江枫勉强笑了笑,道:“现在回头还来得及,你真想清楚了啊?”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!”何超美脚踩油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过三姨娘房子的时候,江枫只觉乾坤袋里阎王印又是一动。

    刚刚路过此地,阎王印就动了一下,现在又是,难道……申猴铜像真在这里?

    “停下!”江枫下意识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此次来奥门就是为了申猴铜像,这次机会,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何超美一个急刹车,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枫正要说话,这时,只见周围暗流涌动,一大帮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枫皱眉道:“好像被你爸发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些保镖就现身了,把两人的车子堵在中间。

    何超美发狠道:“我们撞过去!”说着,她加大油门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逆子!下来!”

    忽然,何鸿深出现在车前,气得脸颊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何超美蔫了,下车也不是,不下也不是,不知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转脸看见自己五哥的坟墓,何超美忽然狠下心,打开车窗,冲外面喊道:“爸,让开,我不想落得和五哥一样的下场!再不让开,我……女儿要撞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逆子!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何鸿深浑身颤抖,道:“你……你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!啊……”

    何超美一声尖叫,受到刺激,居然真的加速撞了过去,连江枫都吓了一跳!

    眼看就要撞到何鸿深了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张符纸飞了过来,贴在车头。

    霎时间,车子静止了。

    江枫和何超美受惯性作用,身子急剧前倾。

    江枫当先反应过来,一把抱住何超美,避免她磕到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两人深呼吸一口,抬头一看,原来是福伯拦在了车前,依旧是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何鸿深第三次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弄成这样,不下车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何超美完全没了主意,下车之后,手足无措地看着江枫,道:“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!”江枫拉着她的手,看向何鸿深道,“你这糟老头子真够可以的,杀了自己儿子,现在连自己女儿也不肯放过!”

    何鸿深道:“我们何家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!”

    “外人?”江枫冷笑道,“阿美现在就是我的女人,你说我是外人?你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何超美虽然没有说话,但身子紧挨着江枫,已经用肢体语言代替了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双方正僵持不下,忽然,只听周围“嗖嗖嗖嗖”传来一阵声响,那些保镖全部倒地不起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个穿着黑衣、戴着黑色头罩的影子杀手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黑暗中,玉逍遥和高高出现了,她俩担心江枫的安全,还是硬闯进来了,尽管为此付出了几十名影子杀手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见影子门的人喊江枫“主人”,何鸿深和福伯对视一眼,都很震惊!

    回过神来,福伯立刻守护在何鸿深身侧。

    虽然福伯修为高强,但面对着神出鬼没的影子门,也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何鸿深倒是不在意自己的安危,看着自己的女儿道:“阿九,你确定跟这个男人走,一辈子再也不回何家,不认我这个老爸了?”

    何超美看了江枫一眼,道:“确定!”

    何鸿深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,他对你是有所企图的?”

    何超美道:“我当然知道!哪一个和我接触的男人,不是对我有所企图?我们只不过是心甘情愿、互相利用罢了!”

    何鸿深苦笑一声,道:“好!果然是女大不中留!算了,你们走吧!福伯,放他们走!”

    听到吩咐,福伯立刻闪身,让出路来。

    这下,轮到江枫和何超美犹豫了,不知道该不该走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玉逍遥和高高守护在一旁,想要护送江枫撤退。

    江枫犹豫了下,冲何超美道:“阿美,你爸说的没错,我开始接近你,的确是有所企图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何超美打断他道:“当然知道,只是,我愿意!”

    江枫心中一动,又看向何鸿深,道:“何先生,临走之前,我想问一下,当年赌神输给你们何家的铜像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提到铜像,何鸿深气不打一处来,颤抖着声音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代赌神收回铜像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想收回铜像?”何鸿深冷笑一声,忽然转脸看向那座孤坟,道,“当年申猴铜像化人,吞噬了我的五儿子,并和我的老婆搞在了一起,我和福伯耗费了二十年的阳寿,才将他封印起来!就凭你,能收得了他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枫和何超美都很意外。

    不等两人反应过来,何鸿深冲福伯道:“去,把封印解开,放申猴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福伯面露迟疑,第一次对主人的吩咐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!”何鸿深一声怒吼,道,“阿九已经误会我到如此地步了,你想让她一辈子都记恨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福伯脸上闪过一丝落寞,慢慢走向那座孤坟,路过何超美身边时候,忍不住道:“九姑娘,五少爷是被妖猴害死的,现在埋在坟墓里的,根本就不是你的五哥,而是一只妖猴!”

    说完,福伯人已到了坟前,老泪纵横,嘴里默念咒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咒语念毕,封印已开。

    坟墓里面传来一阵猛兽的嘶吼声,跟着泥土翻飞,一只浑身闪着金光的妖猴破土而出!

    第五个铜像——申猴铜像,终于现身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