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这里有灵气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62章 这里有灵气

老子是阎王 第162章 这里有灵气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海风中,苏媚一声尖叫,裙摆被高高吹起,里面风光尽显,吓得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江枫看得心中一荡,正要去帮她,忽然,李小鹿又在身后“哎呀”一声,膝盖竟然被吹起的石头磕碰了一下,一片淤青。

    风越来越大,其中还弥漫着滔天妖气!

    江枫回头一看,雷电轰鸣中,两个大妖怪正斗在半空中,而这阵邪风,也是妖怪打架引起的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是一只丑陋的秃鹰怪,另外一个是一只美丽的碧绿孔雀,居然是颜兮月!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江枫有些惊喜,几天前在奥门没见到师父,只见到了一根毛,没想到在港岛还是碰见了!

    秃鹰怪的修为虽不如颜兮月,但皮糙肉厚,非常耐打,一时半刻,颜兮月也拿对方没太大办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景象,只有江枫的火眼金睛才能透过云层看到,普通人只知道变天了,还以为是海啸呢!

    江枫很想过去帮帮师父,不过,在此之前,得先把两位姐姐送回房间安顿好。

    于是他弯腰背起李小鹿,同时,把苏媚拦腰抱起,一个飞身,人已冲到了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苏媚和李小鹿还没反应过来呢,只觉身子一轻,定睛一看,自己居然已经回到房间了。

    江枫把两人朝床上一放,到:“外面危险,千万别出去!你们先睡,别等我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推开窗户,“嗖”地一下跳了下去,稳稳落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品武圣,尚没有腾云、或是御剑飞行的能力,不过,江枫学了不少的轻身功法。

    到了海边,只见他纵身一跃,脚尖点在海面上,如履平地,朝大海深处奔行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颜兮月和秃鹰怪鏖战的云层之下,抬头一看,两人已经打到了紧要关头。

    颜兮月已经明显取得了上风,将秃鹰怪压制在身下打;不过,她自己也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秃鹰怪发出一声惨叫,再次受到重创后,似是想要逃跑,越飞越低。

    颜兮月赶紧去追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扑上去了,没想到这时,秃鹰怪忽然调转方向,由守转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海面上冒起一股气泡,一只长得比人还要高大的红色大龙虾跃出水面,虾钳“咔”地往上一剪,将颜兮月半边膀子都给剪住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江枫心中大惊,手持黄金剑,来到大龙虾的身边,手臂用力一挥!

    嗤……

    大龙虾一声惨叫,两只虾钳被江枫直接切断,失去了最厉害的武器,只能缩回水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颜兮月低头看了江枫一眼,语气有些责备。

    说完,她一个低空飞行,把江枫掠在了自己后背,借助这一个俯冲,自下而上,向秃鹰怪发起了最后的进攻。

    江枫不甘于躲在颜兮月的庇护之下,寻得空隙,跳到秃鹰怪鹰背上,与颜兮月合力,师徒二人终于将其彻底斩杀。

    不过,刚刚那只龙虾怪的虾钳上带有麻醉毒液,击杀完秃鹰,颜兮月也支撑不住了,身形摇摇欲坠,直往下掉,最后落在海面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江枫直接从鹰背上跳下去,在海水中游了半天,终于发现了漂浮在海面的颜兮月。

    此刻,颜兮月光着身子昏迷着,其中左腰处有一道黑色的伤口,看去触目惊心,正是被虾钳剪到的那一下。

    江枫叫了几声,见颜兮月没有答应,赶紧抱起她,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媚订的是豪华双人套房,她和李小鹿一间,另外一间是留给江枫的。

    外面风浪已经平息了,酒店里的游人也大都入睡。

    江枫以为苏媚和李小鹿也睡了,抱着颜兮月,堂而皇之地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这一进门,才发现两位姐姐就坐在客厅里,茫然地看着自己,和自己怀里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小枫,你……在哪捡到的大美女?”

    李小鹿惊奇地站起来,想走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可她忘记自己膝盖上还有伤呢,这一用力,“呀”的一声,右腿一软就倒了下去,狼狈趴在苏媚身上。

    苏媚被她压得直往后倒,两腿高高翘起,裙里面风光再次暴露在江枫面前。

    江枫看得又是一荡,压抑着躁动的情绪,道:“这是我师父,我的本事都是她教的!现在师父受伤了,我要为她疗伤,你们快睡吧,千万不要打扰我和师父!”

    说完,江枫抱着颜兮月进了自己卧室,把门从里面拴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江枫又试着叫了几遍,颜兮月还是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江枫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,发现其他地方都没什么,就是被龙虾怪剪得那一下太厉害了,伤口微微发黑,早已被毒液侵袭。

    “我的唾液可解百毒,但不知道能不能解掉这麻醉药!”

    江枫用手蘸着唾液涂抹了几下,但伤口太大、太深,最后他直接跪下去,朝颜兮月的伤口处舔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下一舔,颜兮月还没醒呢,但自己整个舌头、甚至嘴巴都开始发麻了,跟吃了一盆花椒似的!

    “靠,这么邪乎!”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用血了!”

    江枫找来一只碗,划破手腕,倒了半碗血,扶着颜兮月坐起来,给她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颜兮月悠然转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颜兮月茫然地看着江枫。

    低头再看,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徒弟怀里,颜兮月吓坏了,花容失色道:“你……你对为师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江枫寻思,不如趁机诈一下,看看她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如果师父没有反应过激,下次再出现这种机会,就可以真的把她给办了!

    想到此处,江枫脸上划过一丝奸笑,然后往地上一跪,一脸委屈道:“师父,我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徒儿禽兽不如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颜兮月只觉天旋地转,大怒之下,手掌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掌她怎么也不忍心拍下去,最后长叹一声,顺手抓起床上被单,披在身上,蜷缩在床脚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都没打我,看来师父对我是真爱啊!”

    “刚刚没趁机开光,真是可惜了啊!”

    江枫心中悔恨交加,当然,也不是完全没收获。

    万一以后再碰到类似情况,就可以放心去干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演戏要演足。

    江枫从地上爬起来,抓着颜兮月的手道:“师父,徒儿太倾慕您了,一时没忍住,就……要不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颜兮月再次叹息一声,伸手摸着江枫的脸,道:“枫儿,你做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,怕是真的有人要杀你了!这次,可能连师父也保护不住你啦!”

    江枫不太理解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颜兮月一脸担忧,看着东方道:“只怕我的未婚夫——东皇于邪,他不会放过你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