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包租公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63章 包租公

老子是阎王 第163章 包租公

    未婚夫?

    江枫愣了好久,道:“师父你还有未婚夫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颜兮月面色娇羞,道,“怎么,师父连一个未婚夫都不配有吗?”

    “徒儿不是这个意思!”江枫道,“以前没听你提起过,我还以为你单身呢,要么就是离异少妇!对了,那个东皇于邪是什么鸟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鸟人不鸟人的,不许乱说话!”颜兮月道,“他,是你惹不起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!”江枫心里不服气,道,“这么牛掰啊,还我惹不起的人,让他过来和我单挑,我弄死他!”

    颜兮月道:“你先修炼到九品武王再说吧,否则,他一口寒气都能把你冰冻得万年不化!”

    “我好怕怕啊!”

    江枫本来是握着颜兮月双手的,说完“怕怕”之后,顺势抱住颜兮月,道:“师父保护我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保护你!”颜兮月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被抱了十秒钟,颜兮月隐隐感觉到身体忽然发热起来,低头一看,才意识到又被徒弟吃豆腐了,一把推开江枫,道:“你个小滑头,又占师父便宜!”

    江枫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师父,要不咱俩来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假的?”颜兮月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江枫朝她下面看了过去,道:“其实,刚刚我是骗你的!你昏迷的时候,我就舔了几下伤口,发现没有效果就换成血了,然后你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颜兮月心中一动,忍不住掀开被单,朝下面检查过去。

    江枫也趁机把头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了看,摸了摸,闻了闻,颜兮月“呀”的一声叫了出来!

    “是不是啊?”江枫看得清清楚楚,直流口水。

    注意到江枫的猥琐动作,颜兮月一掌把他拍开,道:“你这小滑头,居然敢欺骗师父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师父饶命!”

    江枫才不管她什么招式,一把稳稳抱住她,道:“师父是我最敬爱的人,我怎么会趁您昏迷的时候,偷偷摸摸对您做那种事情呢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知道自己身子还在,颜兮月心里一阵侥幸,寻思江枫这孩子虽然顽皮了一些,但心地还是善良的。

    这时,江枫话音一转,道:“真要做的话,徒儿也要光明正大和您做啊,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颜兮月一脚把他踢飞,重重摔在床下。

    半晌,江枫才爬起来,道:“对了师父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又怎么会和秃鹰怪打起来?”

    颜兮月道:“为师在这一带办事情,顺便帮你打听铜像的事情,没想到被一只丑陋的秃鹰给缠住!对了,港岛也有一个铜像,但具体在哪里、在谁手上,我还没查清楚,也不知道是十二地支中的哪一个,这些都需要你自己慢慢查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江枫心中一动,想不到随便出来旅个游,也能碰到这么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“未羊,子鼠,午马,酉鸡,申猴……”江枫掰着手指算了起来,道,“这几个是已经找到的,反正就在剩下的七个里面!”

    颜兮月道:“越晚出现的铜像,往往变数越大,各种不确定因素太多,你要做好打硬仗的思想准备!”

    “嗯!我硬得很!”江枫挺了挺身子,道,“师父,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九品武王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颜兮月道,“怎么忽然之间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牛头说,修炼到九品武王,并找齐十二地支,我才能回到地府;到时候我就阎王归位了,有整个地府做后盾,我应该不怕什么东皇于邪了吧?”

    颜兮月恍然大悟,笑道:“怎么,你还真想和他打一架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”江枫道,“师父是我一个人的,我不舍得你嫁人,除非新郎是我!”

    颜兮月道:“那你可要好好修炼啊!对了,收集完十二铜像,你的修为应该会大涨的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那师父答应我,不要太早结婚啊,等我打败东皇于邪然后娶你!”

    颜兮月道:“我们婚期早就订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江枫追问。

    颜兮月一脸鄙夷道: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江枫不假思索,道,“你的婚期,不就是我的婚期么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聊一会儿,颜兮月起身走到窗口,道:“为师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江枫心中不舍,再次从后面抱住她,道,“睡一觉再走呗,我给东皇于邪送一顶绿帽子先!”

    “送你个鬼!”颜兮月伸手给了他一记爆栗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颜兮月从身上拔下三根毛,拔掉之后变成了三根色彩斑斓的羽毛,交在江枫手里,道:“这几天我可能没时间保护你,这三根羽毛你留着,上面有我的法力,关键时刻说不定能救命!但记住,千万不要浪费,每根羽毛只能用一次!”

    “就给三根啊?”江枫伸手朝颜兮月下面摸了过去,道,“徒儿刚看到,你下面的毛挺丰盛的,再给我几根呗!”

    “滚!”颜兮月气得胸脯起伏不定,一把推开江枫,道,“你以为是根羽毛都带有法力么?快睡觉吧,为师走了!对了,下次再敢骗我,定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说完,颜兮月推开窗户,“嗖”地一下飞向夜空。

    “师父慢点~”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~”

    “猴子偷桃~”

    看着颜兮月远去的身影,江枫把三根羽毛放在鼻尖,狠狠闻了闻,道:“好香啊!刚刚没看清,也不知道师父是从身体哪个部位拔下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江枫是被苏媚喊醒的,让他抱李小鹿去沙滩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江枫还没睡醒呢,迷迷糊糊道:“都多大人了,怎么还要抱?”

    苏媚道:“昨天鹿鹿不是伤到膝盖了么,你快点起来抱她去吧,不然她又要发飙搞事情了!”

    江枫坐起身来,揉了揉眼,道:“我去看看,她伤得严不严重!”

    推开门,满室皆香。

    李小鹿斜倚在床上,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已经换好了泳衣,和昨天一样的款式,大胆,暴露,只是颜色不一样了,今天的更加鲜艳。

    “小枫,抱我!”看见江枫进来,李小鹿撒起娇来。

    江枫走过去,坐在床边,道:“我先看看你的膝盖!来,把腿伸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