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摆摊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72章 摆摊

老子是阎王 第172章 摆摊

    魏家败了!

    洛城魏家,最厉害的修炼世家,七位高手联手,居然被一个学生打败了!

    众人不得不再次审视这位少年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骆春生忽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魏家也算是世交,虽然这次病没治好,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魏家完蛋。

    骆春生并没打算出手,他知道,自己不是江枫的敌手。

    在骆春生看来,打架斗殴是莽夫才喜欢做的事情,真正的智者是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当务之急是平息眼前这位少年的怒火,以免他生灵涂炭、灭了魏家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骆春生一边往前走,一边拍手,赞道:“少年好功夫!好修为!老朽活了一把年纪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俊的功夫!”

    年轻人嘛,都喜欢听好话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江枫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个老头,眼光确实不错!”

    骆春生道:“不知少年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江枫报上名号,好奇道:“你不是魏家人?”

    骆春生摇头,道:“老朽姓骆,名春生,燕京人氏。”

    “燕京人?”江枫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能和魏家这样往来的,想必都是大世家,骆春生如果是燕京大世家的人,说不定可以从他这里打探到有关于铜像的事情。

    燕京藏有五个铜像,现在只找到了其中两个,还有另外三个下落不明!

    冒然打听铜像不太妥当,对方未必会有实话,最好是先处处、熟络起来应该能问出些什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完招呼,骆春生把魏云成拉起来,语重心长道:“小魏,我和你爷爷是老朋友了,老朽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!”

    魏云成一脸恭敬,道:“谨听骆老教诲!”

    骆春生道:“刚刚我把事情来龙去脉也都打听清楚了,今天这件事,怨不得江枫小先生,是你家女人有错在先!咱们这些修炼世家,最初是为了保护普通百姓,而不是恃强凌弱,今日江小先生也算是给了你们一点苦头吃,以后千万要记住,咱们是为了保护百姓而存在的,绝不是为了仗势欺人!”

    “晚辈记住了!”魏云成抱拳鞠躬。

    骆春生暗暗点头,寻思这个魏云成倒也知道好歹,佯装训斥道:“跟我鞠什么躬,还不去给江小先生道歉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魏云成和几位叔伯对视一眼,同时走过去,给江枫作揖道歉。

    江枫这人是吃软不吃硬,而且以后到了燕京,他还有用得着骆春生的地方,于是摆摆手道:“算了算了,一点小事情,不打不相识!”

    骆春生这才松了口气,看着魏云成道:“你们也都受伤不轻,先回去疗伤吧,我代你们给江小先生陪酒谢罪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一切有劳骆老了!”

    魏云成今天吃了大亏,也实在没脸呆在这里了,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当时庞统离得比较远,正在查看自己孙子的伤势,还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,抬头见魏云成居然走了,他赶紧跑过来,道:“云成,你们怎么走了?这仇不报了吗?你让我们庞家以后怎么见人!”

    魏云成冷冷道:“老爷子,以后你们庞家惹出的事情,自己摆平,我们魏家不是这种仗势欺人的世家,也不想再帮你们擦屁股了!”说完,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庞统气得吹胡子瞪眼,一口气没憋过来,直接犯了脑血栓、在地上抽搐着,最后连同庞磊一起,被送去医院抢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骆春生拉着江枫坐下来,自斟一杯酒,道:“江小先生,谢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、放了魏家,这个人情,我骆春生记下了,以后有时间到燕京来,老朽再好好招待你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老爷子你别说,我还真要去燕京!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骆春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江枫点了点头,道:“九月一号我就要去燕京上大学了,估计八月三十号就会提前过去!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!”骆春生道,“到时候我派人去机场接您!”

    江枫寻思,只靠魏家这件事情,未必能拉拢到骆家,必须再露一手才行。

    他见骆春生面色暗淡,双目空洞,试着问道:“老爷子是不是被鬼咬过?”

    “咦?”骆春生满脸惊诧,道,“你……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随便看出来的!”

    骆春生道:“实不相瞒,此番来洛城、来魏家,我就是求医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江枫道,“效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想到那坑爹的《静心禅法》,骆春生苦笑摇头,道:“希望江小先生开学之时,老朽还有性命招待你吧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说着,江枫拿住骆春生的手腕,伸出一根手指把脉,不到三秒钟就放开了,道,“鬼气攻心,伤及肺部,最近在凌晨十二点昼夜交替时分,是不是经常产生窒息感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骆春生惊讶得直接站了起来,道,“江小先生真神人也!不知我这病,是否还有救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救!”

    江枫从乾坤袋中拿出纸和笔,“刷刷刷”写了一副药方子,道:“你这个病耽搁太久了,需要按照方子连续吃两个月才行!”

    骆春生拿过药方子一看,全是偏僻的中药草,其中有几味比较罕见,洛城当地买不到,得回燕京才行。

    骆春生受够了鬼气的折磨,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,现在重新找到了希望,一刻钟也不想浪费,冲身旁随从道:“机票都订好了吗?”

    身边一个颧骨突出、肤色发黑的中年人道:“回骆老,已经订好了,还有不到一个小时,飞机就要起飞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骆春生把药方子小心收好,道:“咱们现在就去机场,回燕京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冲江枫再三抱拳,道:“江小先生,一个半月之后,咱们燕京见!”

    “燕京见!”江枫也装模作样抱了抱拳,道,“记住按时吃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家人走了,骆春生走了,杜雷私立中学校领导和学生,也都乘坐大巴车返回滨海了。

    剩下一些宾客看完了热闹,也都陆续回去了。

    林伟豪心惊胆颤地朝江枫走了过来,想要巴结他几句,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琪琪,江同学,要不……咱们回家继续聊?”

    林伟豪酝酿半天,试着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