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阿正出马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8章 阿正出马

老子是阎王 第18章 阿正出马

    夏国强很久没打过架了。

    但道上人都知道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十年前,那是一个大雨滂沱夜,他一人、一刀,砍翻对面一十七人,街道上血流成河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而他额头那道刀疤,也是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只见夏国强弯腰捡起一把砍刀,一声怒喝,有如战神附体,冲江枫脑袋劈落下去!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这一刀下去,江枫脑袋应该会被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夏国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儿子被人欺,女人被人辱,只有斩杀此人,才能继续树立自己的威信,否则以后道上的人怎么看自己?!

    看见这一刀,众人忍不住惊呼出来,仿佛已经看到了江枫脑浆迸裂的场面。

    但,他们失望了,这一幕迟迟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江枫站在原地,岿然不动,待刀风到了头顶,猛地伸出手,“叮”的一下,用两根手指把刀刃稳稳夹住!

    “我砍!”

    夏国强双手握住刀柄,卯足了劲,憋得脸色通红,但就是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滚吧!”江枫手指一弹。

    只听“嘣”的一声,砍刀被高高弹飞,极速旋转,落下来的时候,不偏不倚,刚好插在了夏国强的肩膀上!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夏国强一声痛叫,冷汗直流,跟着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,枪口对准江枫,咬牙切齿道:“老子崩了你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枪响了,震得众人一阵耳鸣。

    待到烟火散尽,众人定睛一看,江枫依然站在那里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是不是被打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应该是吧!离的这么近,谁能躲开啊!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,江枫张开嘴巴,“噗”的一下,吐出一口痰。

    不,那不是痰,而是一颗子弹,掉在地板上发出一阵“叮叮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子弹,居然被他用嘴巴接住了!

    “天呐!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不可思议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国强半边膀子血流不止,开完这一枪,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强哥,你可要为我出头啊!”

    丁红不知从哪找来一件衣服,系在腰间,勉强可以遮羞。

    夏国强心里已经怕了,对方连枪都不怕,这还怎么打?

    不过,如果今天认栽了,以后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娱乐城踹一脚了。

    作为不夜城的顶梁柱,他必须撑住!

    夏国强思来想去,最后掏出手机,一脸卑微道:“正哥,这么晚打扰您真不好意思,我这边出了点事情,可能需要您出面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本打算离开的,见夏国强打电话,皱眉道:“你还想叫人?”

    夏国强挂断电话,冷哼道:“怎么,怕了?”

    江枫笑了笑,搬了张小板凳坐在场中央,大腿翘二腿道:“叫吧,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多少人!”

    李小鹿悄悄拉着江枫要走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姐,如果今天不把他们彻底打服气,以后有的是麻烦,说不定他们还会去你咖啡店捣乱!”

    李小鹿一想还真是,于是把手松开,道:“但你要当心啊,不要太托大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家大院。

    吴敬尧徘徊在花园里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花径间,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,正是吴敬尧的贴身保镖阿正。

    “吴老,人差不多到齐了!”阿正神色拘谨。

    “哦!”吴敬尧有些失神,看着远方道,“左家来人了吗?”

    阿正道:“已经通知了,但左家人架子比较大,还得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!”

    吴敬尧想了想,道:“等左家人到了,就把那些人一起请过来吧!唉,不知道萱萱能不能度过这一劫……”

    阿正道:“二小姐性格开朗,天生富贵命,肯定没事的!”

    最近,吴敬尧的小孙女吴佳萱得了一种怪病,白天昏睡不醒,凌晨十二点准时醒来。

    醒来之时,她的皮肤会完全变成黑色,还六亲不认,见人就咬,跟疯了一样!

    吴家人带她看遍所有医院,访遍所有名医,均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显然,孩子并不是生病,而是被邪魔附体了。

    吴家先后找了十几位阴阳先生来驱邪,其中两人当场被黑化的吴佳萱咬死,另外十人也是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眼看着小孙女命不久矣,吴敬尧广散财源,又从全国请了十几位高人,而其中最有名的,就属左家人。

    如果连左家人都治不了小孙女的命,吴敬尧也没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主仆两人站在花园里发呆,忽然,阿正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谁啊?”吴敬尧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正挂断电话,道:“是强子,说遇到了一点麻烦,想让我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吴敬尧道:“反正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,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阿正摇头道:“二小姐命悬一线,我不能走!”

    吴敬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,他忽然问道:“对了,上次我让你查城北海湾那个少年,查出来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阿正道:“已经查到了,此人名叫江枫,是杜雷私立中学一名高三学生,好像是个孤儿,只有一位干妈。”

    吴敬尧微微点头,道:“不是咱们的仇人就好!以后千万不要招惹此人,此人性格怪癖,武功更是深不可测!”

    阿正连连点头,待吴敬尧说完,忽道:“对了吴老,这个江枫好像还懂一些阴阳之术,上周曾帮一家咖啡店驱除妖邪,好像有点效果!”

    上周阿正和李小鹿都在找阴阳先生,所以阿正顺便查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吴敬尧神色一动,道,“马上去把这个学生请过来,多一个人,多一分希望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阿正转身道,“我这就过去!”

    吴敬尧提醒道:“对人家态度好一些,年轻人,爱面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夜城,迪厅。

    江枫看了看手表,不耐烦道:“马上都十一点了,你的帮手到底来不来啊?”

    夏国强脸上阴晴不定,犹豫了下,再次拨出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不到五分钟,外面进来一个中年人,正是阿正。

    他去杜雷私立中学找江枫,无奈扑了个空,加之小兄弟夏国强催得急,就顺便过来看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