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啦啦操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84章 啦啦操

老子是阎王 第184章 啦啦操

    “你请我吃饭?”

    这下,真的出乎江枫的意料了,寻思难道大明星看上我了?

    江枫正好肚子饿了,道:“好啊,先谢谢你了!不过我换身衣服先!”

    进了卧室,江枫把鞠婧苇刚还的衣服换上,回到客厅,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看见江枫这身打扮,鞠婧苇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如果是外套还好一点,但夏天的衣服,可都是贴身的,只有情侣才会有这种穿法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大门口,鞠婧苇准备开车。

    这只是她几辆坐骑中比较低调的一辆——奥迪TT小跑车,经过改装后,整个车身都是黄色的,非常亮眼,牌照也带有三个“8”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就这么带我去吃饭,不怕被狗仔队拍到啊?”

    鞠婧苇苦笑道:“我最近头条上得还不够多吗?还能糟糕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好,反正我是不介意,你想好了就成!”江枫大大咧咧坐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款双人座小跑车,外表看去很小,但因为只能坐两个人,里面空间非常宽敞舒适,跷腿都没问题,甚至说不定,还能在车里面震一震!

    江枫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五菱之光,说多了都是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说想吃火锅。

    鞠婧苇就带他去了海底捞,选了一个小包厢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,两人肚子都撑撑的。

    吃完离开火锅店,忽然,一大群记者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,冲江枫和鞠婧苇“咔咔咔”就是一阵猛拍,闪光灯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鞠小姐,请问你身边这位男士是你的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鞠小姐你曾经说过,三十岁之前不谈恋爱,请问这算不算是食言呢?”

    “请问身边这位男士,您和鞠小姐在一起多久了?现在算是官宣了吗?你们有同居过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众人咄咄逼人的问题,鞠婧苇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以前和朋友出去吃饭,都是经纪人梅姐安排的,时间、地点、衣着打扮,都要经过反复研究,虽然也被拍到过在街头买醉,但那只是偷拍,像现在这么大张旗鼓的,还真是头一遭!

    拿人手短,吃人嘴软。

    江枫美美饱餐了一顿,自然也要做点事情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子一闪,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等到那些记者反应过来,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相机居然全都不见了!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江枫已经把他们所有人的相机,全都装在了乾坤袋中,回到门口、拉着鞠婧苇就往停车场跑。

    “快,追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,跟着所有人掏出手机,继续追拍。

    鞠婧苇开车载着江枫,在附近街道绕了足足三圈,还是甩不开后面那群疯狗。

    “咱俩换个位置,我来开吧!”江枫回头看了一眼说。

    鞠婧苇早没了主意,当时就把车停在路边了,解开安全带,想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直接换吧!”

    江枫伸手抱住鞠婧苇,把她朝身边一拉;与此同时,自己身子一动,已经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鞠婧苇还没反应过来呢,江枫就发动车子,“嗡”地一下冲了出去,道:“系好安全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一辆车,鞠婧苇把跑车开成了五菱之光;但江枫,生生把它开成了宇宙飞船,如风驰电掣般,在拥挤的街道上穿梭如风,如入无人之境!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,那群记者就被甩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记者们也不是傻子,都很有经验,既然堵不到车,干脆把附近酒店、宾馆布置起来。

    鞠婧苇看了几家,都被狗仔蹲好点了,迟疑了下,道:“要不……去你家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江枫也没多想,又把鞠婧苇带回四合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里,安静多了。

    胡同里只有两盏路灯,发着微黄的灯光,与头顶的月色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路边草丛里,甚至还有蛐蛐在叫,更显这夜晚的凝静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同时下车,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刚情景,鞠婧苇只觉离奇又刺激,好奇道:“对了,那些记者的相机在哪里?”

    江枫拿出乾坤袋,稀里哗啦全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一个小小的“布袋”竟能装下这么多相机,鞠婧苇心中大为诧异,痴痴看着江枫,心里想道:“小白龙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过了不到二十分钟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鞠婧苇拿起来一看,是经纪人梅姐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喂,小鞠,你现在哪里?”电话那头,梅姐语气非常焦急。

    鞠婧苇道:“我在朋友家!”

    “安全吗?有没有记者?”梅姐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鞠婧苇语气非常肯定。

    梅姐道:“那行,你今晚就在朋友家住吧,千万别回市区!这边都炸了,所有记者都在找你呢!”

    “好吧,辛苦你了梅姐,尽量帮我挡一挡!”顿了顿,鞠婧苇又道,“凌晨时候,你过来接我吧,我回头发个位置给你!”

    挂完电话,鞠婧苇看着四周,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!

    这房间只有一个卧室,中间是客厅、用帘子隔开的,这可怎么住啊?

    对了,这是四合院,不是还有其他房间嘛!

    鞠婧苇看着外面道:“今晚我住哪一间啊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其他房间都租出去了,现在只剩下这一间了!”

    鞠婧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话音一转,道:“你睡床,我在客厅对付一下就行!”说着,他看了看时间,道:“你早点睡觉吧,凌晨还得起呢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鞠婧苇起身,低头打量自己一眼,道:“你家里……有女生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江枫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鞠婧苇有一个洁癖,洗澡必须换干净的衣服,身上衣服刚吃完火锅回来、全是火锅料的味道,这可怎么换啊?

    江枫试着问道:“我还有几套t恤和裤衩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鞠婧苇抿着嘴唇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对了,这里怎么洗澡?”

    江枫指着西南角道:“那里是厕所,厕所隔壁可以洗澡!放心,很干净的,不是农村那种茅坑!”

    鞠婧苇拿着衣服,还有江枫的毛巾、洗发水和沐浴露,忐忑不定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三十分钟,鞠婧苇才洗完澡回来。

    再次穿着江枫的衣服,她不仅没有感到别扭,反觉得有一股熟悉的味道,特别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