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小狼狗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86章 小狼狗

老子是阎王 第186章 小狼狗

    如此一直喝到晚上八点钟,外面忽又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身材极胖,胖得像一个球。

    他像是从外面滚进来的一样,还没进门,就迫不及待道:“骆老,那位小神医您联系到没有?”

    来者尤大春,是燕京一家连锁饭店的老板,和骆家生意多有往来,交情不错。

    尤大春以前没这么胖,但三年前,忽然发了一场高烧,高烧之后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,去医院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,但身体各大器官是越来越不好用了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机会,尤大春听骆春生提到江枫,称其医术举世无双,于是打算让江枫给看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尤老板来得正好!”骆春生招手道,“来,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小神医,江枫、江小先生!”

    “见过小神医!”尤大春心中大喜,赶紧打招呼,递上一根软中华,和江枫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又喝了很久,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。

    几瓶酒下肚,江枫醉醺醺的,不过他功力深、尚有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趁骆春生也酒精上头,江枫随口问道:“骆老,您是老燕京人了,我向您打听个事情!”

    “小先生请说!”骆春生摇晃着脑袋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不知您听说过十二地支铜像没有?”

    “十二地支的铜像?”骆春生想了很久,茫然摇头,道,“这个还真没听说过!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我也就是随口一问。”

    骆春生道:“我可以让人帮忙打听一下!一旦有消息,立刻通知您!”

    “好,有劳骆老了!”江枫心里有点失望,但多一个人打听,总多一分希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,尤大春忽然开口了,道:“江兄弟,我认识一个搞古董的老板,要不找机会给你们介绍一下?说不定他见多识广,知道您说的那东西呢!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”江枫喜道,“麻烦尤老板了!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不麻烦!”尤大春又递上一根烟,趁机提出让江枫帮他看病的想法。

    江枫满口应承下来,打量他一眼,道:“你这病虽然难治,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!这样,你加我微信,回头找个时间,我专门给你看看!现在……脑袋晕,看不好,万一弄错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多谢江兄弟了!”尤大春赶紧掏出手机,扫了江枫。

    掏手机的时候,他顺带着掏了一张会员卡出来,一并给了江枫,道:“江兄弟,这是愚兄旗下食客多连锁饭店的超级VIP会员卡;持此卡,在全燕京的食客多吃饭,都免单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先收下了!”

    吃饭免费,这个卡倒是实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尤大春是带了司机来的,喝完酒,被司机送回去了。

    骆春生也被佣人服侍着,冲自己孙女道:“冰冰啊,你带小先生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好的爷爷!”

    骆冰把江枫搀扶起来,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还能大战三百回合!”话音刚落,江枫两腿一软,直接趴在了骆冰身上,紧紧抱住她的腰肢,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座四合院,是爷爷骆春生的住所,骆冰不常住这里,偶尔回来,都住在西厢房。

    于是,她把江枫搀扶到了东厢房,交代一番,准备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冰冰啊!”

    这一转身,江枫忽然喊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骆冰回头问。

    江枫指着外面道:“有人找你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骆冰有点懵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院子里有个人,可能是找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骆冰心想,你喝酒喝多了吧,没有理会他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出去,自己吓了一跳!

    因为,院子里居然真的有一个人,站在那里纹丝不动,浑身散发出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骆冰一脸戒备,因为四合院外面有人把守,一般人很难进来。

    那人操着一口粤语,道:“江枫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找他的?”

    骆冰又打量一眼,只见眼前这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,多半是江枫的仇家,于是道:“我不认识什么江枫,你找错地方了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那人也不废话,直接朝骆冰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品武者,骆冰也不是吃素的,和对方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招下来,骆冰发现对方修为和自己相当,但自己吃亏在喝了几杯酒,反应速度慢了许多,渐渐快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抵抗很久,骆冰终于还是吃了一招,左臂被重创一记,退到墙角。

    眼看那人又要冲上来了,骆冰心中大急,因为自己三面都是墙,已经没有退路了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东厢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人影闪了出来,只见他脚步踉跄、随时都好像要摔倒的样子,但就是迟迟不倒。

    “醉拳!”

    江枫一边摇晃着,一边冲杀手过去,双手胡乱比划着,完全没有什么章法可言。

    骆冰只觉眼前一花,定睛再看,刚刚那个打得自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杀手,已然被江枫踩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骆冰心中大为诧异,虽然她知道江枫是修炼者,但没想到,他醉酒之下还能把一个一品武者踩在脚下!

    “找我……干什么?”江枫吐着大舌头问。

    骆冰生怕他不小心把杀手放走,赶紧过去,也是一脚踩在杀手的胸膛,娇喝道:“说!”

    杀手反抗了几下,但被踩得死死的,只得放弃,道:“江枫,把蛇头拐杖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蛇头拐杖?”江枫道,“你是洪兴的人?”

    “哼,洪兴算个屁!”那人道,“我是洪门的人!”

    听到“洪门”两个字,骆冰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江枫却没什么感觉,上去就是一巴掌,扇得他晕头转向,道:“管你红门绿门,知道老子是谁吗?老子浪里小白龙,你敢威胁我!”

    那人也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道:“姓江的,今日你若敢动我一下,洪门会有更厉害的高手来找你!”

    “滚尼妈的!”

    江枫脚下用力一踩,“咔咔”几声,将其胸腔、肋巴骨踩得稀碎,一命呜呼!

    这么一闹腾,外面的保镖也闻声冲进来了,在骆冰的吩咐下,把杀手的尸体处理掉。

    江枫抱着骆冰的胳膊,道:“走,冰冰,送我回去,睡觉!”

    江枫这一抱,刚好抱在了骆冰受伤的左臂上。

    顿时,骆冰“呀”的一声,表情显得极为痛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