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解约风波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89章 解约风波

老子是阎王 第189章 解约风波

    江枫扫视一眼,发现角落有一个正在打盹的老头,身上阴气很重,明显是和古董相处太久、有了后遗症。

    江枫指着他道:“这位就是你要介绍的、搞古董生意的老板吧?”

    尤大春神色微变,跟着狠狠点头,寻思小神医不仅医术高强,连看人也这么准。

    “那是郭村、郭老板,生意做得相当大,小神医可以和他聊聊!”

    江枫一看对方正在睡觉,就没打扰,反正已经来了,也不急在一时。

    尤大春道:“小神医您随便坐,我给您泡茶。”说着,朝茶几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他从茶几最下面,拿出了收藏很久的极品茶叶,在场这么多人,都没有这等待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尤大春冲一个年轻人如此低三下四,有些人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和尤大春称兄道弟的人,而此刻,忽然来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年轻人,得到尤大春如此吹捧,弄得自己都有些面上无光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神医,我看就是个江湖骗子吧!”

    不少人打量着衣衫不整的江枫,心里如是想。

    江枫自然看出了他们眼中的敌意,但丝毫不以为意,准备找个空位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里有人了!”

    正要坐下去,身旁人忽然开口制止。

    转脸一看,那是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人,肤色发灰,眉毛外勾,从面相上来说,这种人喜欢偷腥,尤其是对自己朋友的老婆下手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张全,起初是在洗澡堂给人搓背的,后来改行按摩,因为身体强壮,把一个老富婆搞得舒舒服服,骗了老富婆五千万。

    张全以这五千万起家,现在,一个人开了好几家洗浴中心;至于那个老富婆,早被他一脚踹走了。

    “得,那我换个位子!”江枫也不是来搞事情的,见旁边一男一女那里还空着两个位子,又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起开!”江枫屁股还没捂热呢,女人发晴似的尖叫一声,中年人也是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,是一对夫妻。

    男的叫王万亮,戴着金丝边框眼镜,看上去斯斯文文的,身上阳气不足,床上表现肯定不尽人意;女的叫陶林徽,三十出头的年纪,打扮得又风又骚,坐在沙发上,都遮挡不住她那一对大屁股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是从事教育事业的,开培训学校,针对出国人群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这里也有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陶林徽冷冷道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那为什么我不能坐?”

    陶林徽道:“因为,你不配!”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这个够直接啊!

    江枫不仅不生气,反而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滨海、香江、奥门、港岛、洛城……自己也算去过不少地方,见过不少富豪,但像燕京当地这样的富豪,还真是头一次碰见!

    这些人,也太目中无人、高高在上了,一副封建传统思想,以为这里是京城,以为大清还没亡呢!

    江枫道:“如果我非坐不可呢?”

    陶林徽一脸鄙夷,但居然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老公王万亮道:“如果你非坐不可,我们就会让人把你‘请’出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尤大春已经端着茶杯过来了,见这些人针对江枫,想打个圆场。

    江枫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要插嘴,指着陶林徽,冲王万亮道:“她是你老婆吧?”

    王万亮下意识点头,回过神来,冷哼一声,道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不关我的事,但,关他的事!”说着,江枫忽然把手指向了张全,那个靠搓背和富婆起家的壮汉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王万亮生气了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!”江枫道,“你老婆,和那个人有一腿而已,就连她肚里的孩子,也不随你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震惊了,因为太过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王万亮气得浑身发抖,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;他老婆陶林徽,则和张全偷偷对视了一眼,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惊骇!

    因为,江枫说的都是真的!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,真的有一腿;而且,还搞怀孕了!

    江枫的火眼金睛,看到了陶林徽肚里两个月大的孩子,也看到了孩子的生父——张全;甚至,他们两人昨天晚上还搞了一次,因为此刻,陶林徽体内还残存着张全的液体!

    这些,都躲不过江枫的火眼金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子,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王万亮和张全同时朝江枫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个乡巴佬,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陶林徽也脱掉高跟鞋,狠狠扔向江枫。

    眼看几人就要打起来了,忽然,坐在中间的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发话了,道:“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听到他开口,王万亮、陶林徽、张全,三人都不得不退回去。

    老人名叫周沧海,和骆春生一样,也是燕京修炼世家的当家人,地位尊贵无比。

    周老发话,没有人敢不听。

    “周老,您得替我做主啊,今天不弄死这小子,以后我在燕京怎么混!”王万亮头上顶着一片绿色的大草原,一脸苦恼。

    张全和陶林徽做贼心虚,但也象征性地说了几句,以表清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沧海示意他们安静下来,看着江枫道:“这位小兄弟,不知你刚刚说出那番话,是信口胡诌,还是有什么依据?”

    江枫没好气道:“关你屁事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周沧海被呛了一嘴茶叶,因为在燕京,还从未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他眼睛一瞪,道:“在燕京,每一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,如果你是污人清白,不好意思,我们燕京容不下你,只能请你从哪儿来、回哪儿去!但,如果你说的是实情,那又另当别论了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先不管真假,听你口气,燕京是他妈你家开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沧海气得吹鼻子瞪眼。

    “周老您消消气!”尤大春赶紧过去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周沧海说不动江枫,只得把火撒在尤大春身上,道:“大春啊,你带来的人,他说的话你可要负责啊!否则,以后在咱们燕京商圈,怕是你要名誉扫地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尤大春面露为难之色,不知该怎么处理了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算了,既然你们都这么好奇;今日,就让你们开开眼,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叫做——奇!迹!”

    说着,江枫从乾坤袋中拿出两块毛茸茸的驴皮,准备施展驴皮幻影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