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左家人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9章 左家人

老子是阎王 第19章 左家人

    “正哥,你来了!”夏国强忍着剧痛站起来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谁知阿正根本不看自己一眼,径直朝江枫走去。

    在门口的时候,阿正就认出了江枫,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。

    多一个人、二小姐就多一分续命的希望!

    到了跟前,阿正一脸恭敬道:“江先生,您也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是你啊!”江枫之前和他对过一拳,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“正哥,你怎么认识这小子?”夏国强拖着残躯走过来,呲牙咧嘴道,“这小子打我儿子,辱我女人,正哥你要为我出头啊,不然以后我在道上还怎么混!”

    阿正依然不看他一眼,对着江枫施了一礼,道:“江先生,吴老有请,请您赏脸大驾光临。”

    “正哥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夏国强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,夏国强是阿正的小弟,虽然后来联系不多了,但遇到棘手的事情,还是会请其出面。

    在夏国强眼中,他的正哥是滨海市第一高手,没有人能在他的手底下撑过十招,除了吴老之外,也没有任何人能让正哥如此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但这次,情况好像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住嘴!”见夏国强还在喋喋不休,阿正忍不住了,甩手就是一巴掌,骂道,“江先生肯打你,那是给你面子!”

    阿正深知,不惹江枫,就是对夏国强最大的帮助,所以他这一巴掌打得很重,直接把夏国强牙齿打掉了三颗。

    打完夏国强,他转脸还得给江枫赔笑,道:“对不起江先生,小弟们不懂事,给您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江枫本来的确想大开杀戒的,无奈这个阿正一直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俗话说:伸手不打笑脸人,江枫有气撒不出,窝了一肚子火,最后拉着李小鹿离开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留步!”

    阿正急了,对着夏国强又是一巴掌,大怒道:“你干的好事!”说完,赶紧去追江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娱乐城,两人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一路上,李小鹿看江枫的目光都怪怪的,忽而脸红,忽而痴呆,好像傻了一样,有几次差点撞到行人。

    快到十字路口时,前面有交警在查车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李小鹿吓得一个急刹车,道,“我在迪厅喝了不少酒,怕是要被查到啦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名交警就走过来敲车窗。

    李小鹿想打电话找关系,但已经晚上十一点了,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,最后只得落下车窗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出示您的驾驶证!”交警敬礼道。

    李小鹿磕磕绊绊道:“我……我没带!”

    闻到酒精气味,交警拿出仪器,道:“请您下车一下,配合我们检查!”

    李小鹿和江枫都傻眼了,坐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突然,一辆黑色商务车抢道开了过来,直接停在斑马线上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阿正急匆匆跑了过来,拿出一本印着五颗星的驾照,道:“同志您好,我和同事们在执行任务,请您放行!”

    看见这本驾照,两名交警对视一眼,神色大变,立正敬礼,即刻放行。

    阿正走过去,看着江枫道:“江先生,吴老有要事,请您去府上一趟,还请您千万不要推辞!”

    李小鹿悄悄碰了江枫一下,道:“人家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,你就去一下呗!”

    她看出来了,这个中年人手眼通天,是个大人物,江枫多结识这样的人,对他有好处。

    阿正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双手呈给江枫,道:“小小见面礼,不成敬意!倘若事情办成,吴老另有重金酬谢!”

    江枫打开信封一看:好家伙,足足有五万块之多,比苏媚出手还要阔绰!

    “好吧,看在钱的份儿上,我就跟你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江枫下车道:“小鹿姐,你自己路上小心点!”

    阿正道:“江先生放心,我会派人保护您的女人的!”

    听到“您的女人”四个字,李小鹿脸色“刷”地红了起来,脚踩油门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吴家的路上,江枫把情况大致了解了——上次在海边遇到的刁蛮少女被邪魔附体,怪不得他们这么着急。

    江枫本以为,自己是他们请的唯一一个先生,没想到到了吴家才发现,像自己这样的人还有十几个,道士、和尚、尼姑……年纪大的甚至上百岁了,坐轮椅来的。

    阿正让江枫暂时留在客厅,道:“江先生稍等片刻,我去通知吴老!”

    过了二十分钟,阿正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江枫坐在沙发上都要睡着了,这时,忽听其他人小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,左家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左家人真的来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左一白,听说他十七岁就成为了九品阴阳师,是左家年轻一代的天才领军人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,来头这么大?”

    江枫睁眼一看,一个身穿白衣、二十出头、长得还算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走了过来,脸上带着似有还无的傲气,手里提着一个笨重的木箱子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阿正也从走廊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左一白,他快步跑到跟前,往少年身后看了看,道:“左老先生这次没来吗?”

    左一白冷哼一声,道:“爷爷已经多年不出山了,区区一个邪魔而已,我左一白出面足够了!”

    阿正忙道:“左小先生能来当然也一样,事不宜迟,咱们现在就进去吧!”说着,他冲江枫一帮人道,“诸位先生久等了,咱们也一同过去吧!”

    左一白回头看了一眼,皱眉道:“叫这么多人来?你信不过我们左家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阿正有些尴尬,道,“吴老吩咐的,以防万一,多一个人总多一分希望。”

    左一白一脸嫌弃的样子,道:“算了,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,也让你们见识一下左家的厉害!”

    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

    时钟响了十二下,凌晨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忽听里面“呀”的一声,传来一个女孩的尖叫,声音异常凄惨。

    阿正神色大变,转身就跑,道:“大家快跟我来!”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一座栽满银杏树的庭院。

    院子里里有一个独立房间,进门之后,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被绑在椅子上,皮肤发黑,眼睛发红,喉咙里不时发出一阵阵“嘶嘶”的诡异声音。

    “左小先生,救救萱萱,老朽拜托您了!”吴敬尧神色悲怆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吴老放心,既然我左一白来了,定将二小姐治好!”说着,他放下手中木箱子,打开一看,里面有符纸、铜钱剑、狗牙、黑驴蹄子、香炉……还有一大堆看上去很厉害但不知道作何用途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