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谁都会撒娇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92章 谁都会撒娇

老子是阎王 第192章 谁都会撒娇

    吃到一半,摊前忽然来人了。

    潘牡丹急得面也不吃了,筷子一放,擦了擦嘴,道:“我吃饱了,小枫你慢慢吃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把自己那碗朝江枫面前一推,道:“不够的话吃我这碗,几乎没怎么动!你自己再别叫了,这家东西也太贵了,不划算!”说完,急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潘牡丹那焦急的样子,以及那一扭一扭的腰肢和屁股,江枫暗暗点头,寻思果然是个能干的好女人!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是长得好看,否则都是虚的!

    江枫端过潘牡丹刚吃的那碗面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潘牡丹回到摊前,只见那是两个小青年,面色通红,浑身酒气,应该是刚从饭馆喝完酒出来。

    潘牡丹把布掀开,道:“两位看看需要什么,我这摊上什么都有!”

    “内裤有吗?”其中一个小青年问。

    “有啊!”潘牡丹弯腰拿了几条,道,“你们看,纯棉的,上面还有印花,穿着可舒服了!”

    小青年猥琐笑道:“不是这种内裤!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种?”潘牡丹不太明白对方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小青年低头朝潘牡丹裙子看了过去,道:“我想问问,你里面穿的这条卖不卖?”

    潘牡丹当时脸就红了,没好气道:“买东西就买,不买不要捣乱,我这忙着呢,没工夫陪你们瞎扯!”

    “哟,小娘子生气了啊?”小青年道,“没瞎扯啊,我说的是真的!你里面穿的这条卖不卖啊?一千块钱,你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卖!别说一千,一万也不卖!”潘牡丹也生气了,义正言辞道,“你们再敢捣乱,我可要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就你?还想报警?”小青年道,“你知道自己这摊子违规么?警察真要来了,先把你给抓了,摊子也得没收,说不定还得罚款,你报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潘牡丹被对方一威胁,还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话间,两个小青年一左一右来到了潘牡丹身边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拿住她的胳膊,另一人蹲下去要脱她的裙子,道:“来吧小娘子,里面这条就卖给我们吧!我最喜欢闻这种味道了,尤其是像你这样,长得水嫩水嫩的小少妇!”

    潘牡丹被拿住了胳膊,身子也挣扎不开,急得都要哭了!

    天呐!

    我怎么这么可怜!

    以前嫁给一个残废的老公,天天被骂、被打、被怀疑;现在离婚了,怎么还是有人要欺负我?难道我就是一个苦命的人儿么?

    今天要是让这两个小流氓得逞,我……我也不活了!

    想着想着,潘牡丹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潘牡丹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,来来往往有不少行人,但没有一个敢为自己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狗砸种,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身前传来一个气势如虹的喝声,抬头一看,原来是江枫吃完面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枫!”

    潘牡丹像看见亲人似的,深情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枫飞身而起,跨过摊子来到面前,两手一抓,直接将两个小混混举在头顶。

    “草尼玛的,连我姐姐也敢欺负,我弄死你们!”

    江枫把两人朝脚下青石板上狠狠一摔!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两人被摔得胳膊都断了,有一个还伤到了五脏六腑、直接摔吐血了,看得围观众人惊叫连连。

    江枫还不解气,把他俩衣服剥光,从摊上拿一捆绳子,把两人绑了起来,高高吊在路边的梧桐树上,冲围观人群道:“你们谁要是敢报警,他俩就是下场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吃瓜的而已,哪里敢说半句话,更别提救人了。

    “小枫!”

    这时,潘牡丹才恍然回过神来,情不自禁地扑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牡丹姐,没事了!”江枫摸着她的头发,感受着她如水般的温柔身躯,心中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良久,潘牡丹才把情绪发泄完,擦了擦眼泪,道:“谢谢你啊小枫,要不是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打断她,道:“咱们都住在一个屋檐下,还分什么你我,以后这种谢谢的话就别说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潘牡丹抬头看着那两个狼狈挣扎的小青年,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姐姐!阿姨!妈妈!奶奶!求求您,把我们放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一时醉酒糊涂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两个小青年遇上了苦主儿,知道求江枫行不通,只得转而向潘牡丹求饶。

    潘牡丹还没彻底解气呢,气冲冲道:“挂你们俩一夜才好!给我闭嘴,再敢说一句话,我让弟弟打你们!”

    两人吓得噤若寒蝉,果然不敢再求饶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路人还在围观,指指点点的,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刚刚潘牡丹那么被人欺负,他们都没有一个出头的。

    江枫对他们也没有好脸色,从摊上抓起一大把袜子,冲路人道:“五十块钱一双,买不买?”

    “五十?不买不买!”

    “太贵了,买不起!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袜子,不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不买?”

    江枫虎躯一震,道:“你们站在这里,妨碍我们做生意,凭什么不买?牡丹姐,我的青龙偃月刀呢?提过来,我给这几位梳个中分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给我来一双!”

    “哇,五十块钱一双,好便宜啊!我要两双!”

    “我也来两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江枫的威逼利诱之下,五十双袜子,不一刻清扫而光,卖了足足两千五百块钱!

    潘牡丹早就傻眼了,等到她反应过来,袜子都卖完了!

    围观众人买完袜子,也不敢继续逗留了,该干嘛干嘛去,毕竟谁也不知道江枫接下来会不会再卖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姐,这是你的收入!”江枫把钱超潘牡丹怀里一塞。

    “小枫!”看着这么多钱,潘牡丹又是开心又是害怕,拿着钱的手都在颤抖,道,“这……这……咱们这属于强买强卖吧?我平时才卖五块钱一双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江枫道,“这是你应得的!”

    潘牡丹还是惴惴不安,寻思以后找座庙,烧烧香、拜拜佛,祈求菩萨原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点钟,眼看着路上行人越来越稀少,潘牡丹准备收摊回家。

    这时,她心还是软了,让江枫把头顶两个小混混给放了。

    挂了半天,两个小混混遍体鳞伤,两人又被江枫暴打了一顿,赶紧去医院看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