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暴风雨【10更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195章 暴风雨【10更】

老子是阎王 第195章 暴风雨【10更】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?”潘牡丹好奇问。

    刘大麻子道:“肯定是那房东喜欢你,想追求你!否则别说五百,五千都有人抢着租!”

    房东就在一旁呢,潘牡丹羞得无地自容,气得直跺脚,道:“你……你这人,年纪一大把了,怎么说话不带个把门的,不要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我没胡说八道,我一算命先生,还能胡说八道么!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笑了笑,把两人领进去,道:“贵夫人,您再进来看看,我这房子,外头看着不大,里头面积着实不小!十五万一年,这都是跳楼价了!”

    江枫进去一看,房子户型还真不错,将近六七十平!

    其中最外面可以放七八张餐桌,中间可以装修成厨房,厨房再往里,还有一点空间,等租下来了,可以好好布置一下!

    江枫看了非常满意,道:“就这间吧!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喜道:“还是这位小哥哥有眼光,十五万不贵吧?”

    “不贵,不贵!”江枫神秘地笑了笑,打量他一眼,道,“但是,就是我给你三十万,只怕你也没有命花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潘牡丹和刘大麻子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潘牡丹愣住,因为这是句骂人的话,甚至是诅咒,没有深仇大恨,一般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刘大麻子愣住,是因为,江枫说得一点儿没错,这正是最近困扰自己的事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大麻子的确有点真本事,并不是江湖骗子。

    由于一生泄露天机太多,他算出自己不日将有大祸,而他之所以急着把这所房子租出去,也是为了避灾。

    不过,刘大麻子还不敢确定江枫是不是信口胡说,试探问道:“小哥哥,这话……怎么讲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你自己就是算命的,不知道自己三日之后,必有血光之灾么?”

    “高人呐!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目露畏惧之光,道:“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

    江枫用手比划一下,道:“我这一双火眼金睛,不仅能看到你们看到的,还能看到你们看不到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着,江枫坐了下来,掏出纸和笔,画了一道符。

    同时,他拿出十五万的现金,往桌上重重一拍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两样东西,一样是符箓,一样是十五万的房租租金,你自己选一样吧!”江枫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刘大麻子狐疑走过去,低头一看,失声惊呼出来:“小鬼退避符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难得你能认得此符,看来还有救!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紧紧把符抱在怀里,道:“我……我要符!我要符!”

    小鬼退避符,可不是一般人能画出来的,没有过硬的命格,画到一半,画符人就会直接被阴曹地府的小鬼带走。

    而一旦将符画出,届时贴在身上,可躲避过一次小鬼的缉拿,增寿整整十二年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眼前场景,潘牡丹又傻了,道:“租金……你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不要了!”刘大麻子抱着江枫的手,感激涕零道,“感谢小哥哥的救命之恩呐!咦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刘大麻子忽然变了脸色,表情怪怪的。

    他先是摸着江枫的手指,然后是手腕、小臂……一直摸到肘部才停下。

    潘牡丹在一旁看得紧蹙眉头,还以为刘大麻子有特殊癖好、在占江枫便宜呢。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呵斥,却见刘大麻子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冲江枫磕头道:“参见王爷!参见王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心中一惊,以为对方知道了自己阎王转世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“嗖”地站起身来,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爷啊!”刘大麻子道,“我刚刚给小哥哥摸骨断命,发现你是帝王命格;在古代,那起码也是一位王爷,甚至可能成为君主!”

    江枫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刘大麻子说着,忽又把目光看向潘牡丹,道:“小哥哥是帝王命格,您是贵夫人命格,小哥哥若是王爷,您就是王妃,小哥哥若是君主,您起码也是位贵妃!你们俩在一起,当真是天作之合,天作之合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潘牡丹气得手足无措,道,“你再胡说,我……我要打人了!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道:“贵夫人,您打不打我,您和小哥哥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!”

    “住口!别说了!”潘牡丹听不下去了,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,红着脸道,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……我是个结过婚的人,你以后可别瞎说了,小枫他是我弟弟!”

    “结过婚了?”刘大麻子一脸费解,道,“奇怪,奇怪啊!”

    潘牡丹没好气道:“又怎么奇怪了?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道:“你就是结了婚,也和小哥哥是一对,命中躲不掉的!即便你们没有夫妻之名,也会有夫妻之实,你们命格吻合,适合互相压着,你压着他,他压着你,越压气运越旺,互相融合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潘牡丹实在听不下去了,气得扭头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刘大麻子,就是个大流氓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潘牡丹不好意思,江枫却听得津津有味,寻思这货说话还挺顺耳!

    等到潘牡丹走远,江枫悄声,道:“你刚刚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必须啊!我哪敢骗您!”刘大麻子一脸艳羡,道,“刚刚那位贵夫人,嘿嘿……早晚会被您降服,死心塌地地跟着您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道:“这我就算不出来了,反正……你们会有夫妻之实!”

    江枫急得直吞口水,道:“你再帮我算算,我第一次是和谁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大麻子面露为难之色,道,“我泄露天机太多,已经快到劫数了,要是继续算下去,怕是小命不保啊!”

    江枫又给他画了一道“小鬼退避符”,道:“十二年之后,你再贴一符,这两道符加起来,可帮你增寿整整二十四年!”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谢王爷!”刘大麻子再三跪拜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现在,可以帮我算了吧?我的第一次,到底是和谁?”

    “王爷稍等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把她画出来!”

    刘大麻子进到里面,提了一个箱子出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拿出一张宣纸,放在桌上,然后用砚台等物压住宣纸的四角;最后,他以黑布蒙上自己的眼睛,手持毛笔,点着黑墨、朱砂以及其他色料,在宣纸上盲画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