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鬼公哪里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20章 鬼公哪里跑

老子是阎王 第20章 鬼公哪里跑

    “不愧是九品阴阳师,带的东西都这么专业!”

    看见左一白木箱中物品,其余人小声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阴阳师,是对修炼道术之人的一种统称。

    最低级为九品,最高级为一品,一品之上,那就不叫阴阳师了,改叫得道真人,简称真人;真人之上,还有天师,不过那是仅存于古籍记载中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这是道术。

    修炼佛经的和尚、尼姑同样也有等级划分。

    最低级为居士,对应阴阳师;居士之上,和尚称圣僧、尼姑称圣姑,对应真人;再往上面,那就是罗汉了,与道家的天师一样,早被掩埋在历史的车轮中。

    阴阳师,听上去和阴阳先生仅有一二字之别,但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稍微看过两本书、懂得一些阴阳之术,都可以叫做阴阳先生,但只有接触了正统的道术,才有资格步入阴阳师的行列。

    当场道士、和尚十几人,但只有左一白一人,是正统阴阳师。

    吴敬尧也一直都把最大期待寄托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左一白拿出一块黄布,平铺在地,摆上香炉,点上檀香,嘴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念毕,他左手捏一道符纸,右手持铜钱剑,绕着吴佳萱左走三圈,右走三圈,最后符纸朝吴佳萱脑门一贴,同时剑尖指了过去,喝道:“现身!”

    吴佳萱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左一白暗暗皱眉,继续左走三圈、右走三圈,指剑道:“现身!”

    这次,吴佳萱张嘴一吹,竟将脑门符纸吹了下来,“桀桀”笑道:“就凭你一个区区九品阴阳师,也想让我现身?”

    话虽是从吴佳萱嘴里说出的,声音却不是她的,而是一个粗犷的男性声音,画面看去诡异至极!

    左一白额头冒起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左小先生,怎么样了?”吴敬尧一脸关切。

    左一白收起铜钱剑,摇头道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二小姐是被鬼公附体,没救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吴敬尧脚步踉跄,失神落魄道:“怎么可能……萱萱年纪还这么小……”

    鬼公,是一种极为厉害的附身邪魔,一旦被其缠上,绝无活命可能,除非……有真人在场。

    可左一白的爷爷也不过是三品阴阳师,即便他老人家亲自来了,也对付不了鬼公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办法了么?”事关小孙女的生死,吴敬尧不肯死心。

    左一白道:“二小姐不仅活不了了,连尸体也留不得!你现在就让人在外面生一堆桃木火,将二小姐扔进火堆,否则鬼公害完二小姐,还会去害其他人!”

    吴敬尧脑袋“嗡”地一下,直接摔倒!

    这时,江枫看不下去了,冷笑道:“这么草率就敢断人生死,还以为阴阳师多厉害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左一白心情正差呢,猛一瞪眼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我说你没什么本事还瞎J巴装逼,区区一个鬼公而已,至于吓成这样么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鬼公?”左一白不怒反笑,道,“小朋友,回去好好读书吧,这里不是你能呆的地方,小心被鬼公邪气感染!”

    两人正争论着,吴敬尧爬起来打断他们,一脸殷切地看着江枫,道:“江先生,你有办法救萱萱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这有何难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椅子前,伸手去解绳子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看见这个举动,包括左一白在内,十几个阴阳先生同时喝止起来。

    绳子是用墨水浸泡过的,可以困住鬼公,一旦解开,鬼公就更加无所顾忌了!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嘴!”江枫喝道,“墨绳虽能困住鬼公,但小丫头也被绑死了,不解开怎么驱除鬼公?”

    众人吓得赶紧后退,就连吴敬尧都被阿正拉到了房间门口,生怕自己被鬼公缠上。

    江枫解开绳子,抱起吴佳萱,让她跪着趴在椅子上,屁股向上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你想干嘛?”吴佳萱体内的鬼公又说话了,无奈无论其怎么用力,都挣脱不了江枫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江枫对着右手吹一口气,心里默念七十二路阴阳手口诀,对着吴佳萱的屁股重重一拍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巴掌下去,吴佳萱娇躯乱颤,身上冒起一股黑烟。

    江枫紧跟着又是一巴掌!

    这次,吴佳萱身体不动了,但在她身边,站着一个浑身散发着黑色浓烟的男人,眼睛闪着红光,正是鬼公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江枫第三巴掌拍下去,速度极快,不过不是冲吴佳萱,而是对准了鬼公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鬼公躲闪不及,被打了个正着,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时,众人定睛再看,吴佳萱的皮肤、眼睛等已经全部恢复过来,鬼公竟真被江枫给驱除了!

    吴佳萱缓缓睁开眼,回头看着众人,懵懵懂懂道:“爷爷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萱萱!”

    听到小孙女的声音,吴敬尧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谢谢您,您是我们吴家的大恩人呐!”安抚好小孙女,吴敬尧差点没给江枫跪下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先别谢我!刚刚鬼公只是被我打伤,二十四小时之内无法伤人,但过了二十四小时,只怕他还会出来作乱!”

    吴敬尧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还请江先生暂住一晚,彻底帮我们制服鬼公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我还得上学呢!”

    吴敬尧道:“这样您看行不!您先在这里暂住一晚,早上我让阿正送您去学校,等放学了,再把您接过来,如何?”

    江枫心里急得要死!

    这老家伙,就是不提钱的事情,说不到重点啊!

    还是阿正反应的快,又给江枫塞了个红包,道:“江先生,一切拜托了!”

    江枫偷偷摸了下,又是五万块的红包,昂首挺胸道:“降妖伏魔,乃我辈举手之劳,你们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吴敬尧长松一口气,道:“阿正,快带江先生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把目光看向左一白,心里有点生气,寻思刚刚要是听了你的,我小孙女早就没命了,冷着脸道:“左小先生,时间不早了,我就不留你们了!”

    左一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尴尬至极,抱了抱拳,狼狈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其余那些阴阳先生也不好意思逗留,不一刻全走了。

    离开吴家大院,左一白心里还在犯嘀咕:“只是简简单单三巴掌,就把鬼公驱除了,这个叫江枫的少年究竟用的什么法术?难不成他是位得道真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