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她的天【1更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214章 她的天【1更】

老子是阎王 第214章 她的天【1更】

    “行吧!”江枫心想,自己今天也没喝酒,肯定能把持住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快去洗澡,我等你!”鞠婧苇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甜蜜的烦恼啊!”

    江枫拿上衣服,心里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洗完澡回来,鞠婧苇已经在床上了,表情冰冷,虎视眈眈,时刻注视着自己,那表情,跟监考老师似的。

    江枫尴尬地挠了挠头,乖乖走过去,脱鞋上床。

    鞠婧苇这才重新展露笑颜,道:“这样才对嘛!否则,我不好意思继续住在你家里的!”

    两人靠在一起,联网玩起了斗地主。

    江枫周三早上没有课,可以好好睡个懒觉。

    玩到凌晨,赢了几百万欢乐豆,这才熄灯睡下。

    灯一熄,房间里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开始两人都是心神不定,谁也睡不着,因为躺在一起,可以清晰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呼吸;甚至,偶尔翻身或是动动手脚,都能触碰到彼此的身体,然后慌乱地分开,然后再慢慢地靠近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有如触电般,神奇美妙!

    到了下半夜,两人终于都适应了彼此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觉睡到大中午。

    两人心有灵犀地同时醒了过来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鞠婧苇又戴上口罩,陪江枫一起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然后,江枫去学校上课,鞠婧苇回家,继续玩斗地主。

    就这样,江枫白天在学校陪林琪,晚上回家陪鞠婧苇,周游在两个美人儿之间,日子简单而快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到了周五。

    在潘牡丹的严格督工下,经过近一周的紧张装修,牡丹面馆终于迎来了试营业!

    江枫周五课程从早排到晚,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,赶紧往面馆去了。

    作为全国最高等学府之一,燕京大学对旷课等行为处罚极其严重,而江枫尚需长久呆在燕京、借助学生身份掩饰自己寻找铜像的真实目的;所以,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,一般他不会逃课、旷课。

    因为是试营业,生意冷淡很正常。

    江枫本没报太大期望,但,到了地方一看,面馆门口排起了两条长龙,足足三四十号人,把一条路都快封死了!

    整条运河边的街道,都飘荡着一股奇异的面香,一如那晚自己在四合院中闻到的,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乖乖!这都是来吃面的?”

    江枫暗暗咋舌,拨开人群往里走,道:“麻烦让一让,让一让啊!来,穿黑丝的这位美女,腿收一下哈,小心我把你七度空间给蹭掉!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传来一个粗犷的吼声,语气无比愤怒!

    江枫回头一看,那是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壮汉,留着一脸络腮胡,正怒目而视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干啥?有事?”江枫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络腮胡口沫横飞道,“大家都在排队,你眼瞎吗?给我去后面排着,老老实实的,再敢插队,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江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训斥着呢,潘牡丹系着围裙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江枫,她笑着招手道:“小枫,快来!”

    见老板娘“特殊照顾”,排队那些人不愿意了,一个个埋怨起来,道:“凭什么啊?咱们都是被面香的气味吸引过来的,排了半个小时的队,凭什么让他先进啊?”

    潘牡丹一脸抱歉,道:“大家千万别误会,这位才是咱们面馆的大老板,大股东!我都说了,我不是什么老板娘,大家以后可别这么叫我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年轻人就是老板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差!我之前听在这里装修的工人说过,大老板是一位大学生,长得还挺阳光帅气,应该就是他了!”

    “那他和潘牡丹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自己去问问不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说江枫是老板,络腮胡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他拉住江枫,满脸堆笑道:“小兄弟,老板,俺是个粗人,刚刚是俺嘴贱,你可别往心里去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江枫摆了摆手,毕竟都是顾客,而且人家也是为了维持队伍秩序,不仅无过,反倒有功!

    进去之后,江枫也忙坏了,洗完手,帮着刷碗、和面、倒垃圾,给潘牡丹打下手。

    姐弟俩一直忙活到晚上十一点,外面还有人在排队。

    这么忙下去,得通宵加班了!

    江枫干脆直接关门停业,把潘牡丹气得不轻,说他念书把脑袋念傻了,有钱都不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半,送走了最后一批食客。

    潘牡丹虽然很累,但更开心,抱着钱箱子走了出来,道:“小枫你看,这些都是今天赚的!”

    江枫数了数,差不多两千块钱。

    潘牡丹“呀”的一声惊叫,道:“第一天试营业就这么多?以后正式营业了,怎么也得三千往上吧!”

    “太少了!”江枫皱眉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少?”潘牡丹翻了个白眼,寻思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没在工厂流水线上过班,不知道赚钱多么不易。

    “少!”江枫语气依旧很坚定,拿过菜单看了看,道,“咱们定价有问题,明天得改一下!”

    现在的菜单,共有十几种面,其中最畅销的是8元一碗的阳春面,点的人最多;最贵的长鱼面,则是18元一碗。

    江枫拿过笔,在每个单价后面加了一个“0”,道:“明天重新把价格表打印一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疯啦!”潘牡丹摸着江枫额头,自言自语道,“奇怪,没烧啊!”

    江枫不觉好笑,道:“牡丹姐,我没发烧,我这么定价是有道理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还有道理?”潘牡丹又翻了个白眼,寻思不就随手画个0么,小学生都会!

    江枫道:“我给你算笔账!现在阳春面是8块钱一碗,假设咱们一天卖出100碗阳春面,收入是800元;修改之后,即便每天只卖出10碗,收入也有800元!但同样是800元,后者省去了90碗阳春面的成本,更极大节省了时间,牡丹姐你工作也能轻松点!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有点道理!”

    潘牡丹虽学历不高,但也不是笨人,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只是她还有一丝担忧,道:“但,一碗面卖这么贵,会有人买单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!”江枫道,“机场面条那么难吃,一碗88元都不愁卖!小学生玩游戏买个皮肤,都要几十上百元!这都2019年了,谁缺这点钱啊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