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玄妙的手法【1更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217章 玄妙的手法【1更】

老子是阎王 第217章 玄妙的手法【1更】

    坐得太久,鞠婧苇腰肢有点酸痛,站起身来,长长伸了个懒腰,露出腰际那一段光滑嫩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潘牡丹也打了个哈欠,身躯不由自主地微微扭动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,一个清瘦,一个丰腴,风格截然不同,却又同样美得冒泡。

    潘牡丹回头看着鞠婧苇,道:“妹妹,要不你先去里面睡吧!”

    鞠婧苇随口道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潘牡丹道:“我等雨停了,就喊你一起回家!”

    鞠婧苇看着外面道:“谁知道这雨什么时候停啊,说不定会下一夜呢!要不牡丹姐你也一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困!”

    潘牡丹偷偷看了江枫一眼,寻思如果自己也进去了,留江枫一个人在这里可不太好。

    很快,鞠婧苇也反应过来了,揉了揉眼睛,道:“咦……我也不困了!好神奇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强打起精神看电视,可一分钟不到,上下眼皮又打起架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女人满怀心事,可江枫根本没注意这些。

    因为,他的精力,一直都注意在外面。

    原本出现在电视中、出现在青年路的那阵妖风邪气,越来越近了……

    随着妖风邪气的逼近,暴风雨愈发放肆起来,吹得街道上呜呜作响。

    最后,妖风邪气停留在了大运河的河面上,在那里盘旋不停,迟迟不肯走。

    江枫心中一动!

    “这阵妖风邪气,会不会与河底的镇水铜牛有关系?”

    江枫觉得有必要出去打探一下,于是道:“牡丹姐,小鞠,你们先睡吧,我出去一下!”说完,把门拉开。

    “喂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么大的风雨,你快回来!”

    潘牡丹和鞠婧苇同时站起身来,可江枫还是出去了。

    鞠婧苇心里一阵自责。

    潘牡丹也好受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她们都以为是自己把江枫气走的,心里暗暗想:“早知道,刚刚让他进去睡觉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江枫冒雨离开面馆,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京杭大桥上。

    天色依然昏暗。

    暴雨依旧如注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,都遮挡不住江枫的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河面上,盘旋着一股浓浓妖气,黑色,强劲,带着一股血腥气味,甚至……还有一股子骚臭味道。

    “是个母妖怪啊!”江枫心里想。

    “哞~”

    忽然,妖风邪气中传来一声牛叫!

    牛!

    真的是牛!

    江枫心中大喜,低头再看,水面出现了一头青色的水牛妖。

    以往遇到铜像出现在附近,阎王印都会自主跳动;可这次,青牛的出现,并未引起阎王印的骚动。

    看来,这只是一头普通的牛妖。

    江枫心里有点失落,甚至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河水里又有新情况了!

    只见河面“汩汩”冒着气泡,气泡越来越大,越来越密集;最后,只听“哞”的一声,又一头牛妖从水面浮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这,是一头浑身闪着金光的铜牛!

    他的身材比一般家养的老黄牛更大、更壮实,叫声也更浑厚,震天撼地;如果仔细看,还能看到他身子下面那一根霸气的牛鞭,耀武扬威,好不霸气!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公牛铜牛的出现,引起了阎王印的躁动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就是他!

    江枫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忧。

    高兴的是,第七个铜像——丑牛铜像,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担忧的是,此铜牛已经化妖,其修为之高强,绝对在五品大妖之上;那一身妖气,几乎把半个燕京市都给遮挡住了!

    妖怪的修为依次为:小妖,大妖,妖王。

    五品大妖,即相当于武修的五品武圣;而铜牛,绝不仅仅于此。

    江枫暗忖,凭借自己五品武圣的修为,即便有阎王印中黑龙联手,都未必能顺利将这铜牛降服;更何况,铜牛也不是孤身一“牛”,身旁还有个青牛妖呢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江枫自然舍不得走,小心翼翼地趴在桥上,寻思说不定会有转机。

    谁知道呢!

    趴了一会儿,水面的铜牛和青牛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动物的语言非常繁琐冗长,有可能一头牛叫了十分钟,只说了一句“卧槽尼玛”,所以有修为的妖怪,大都用人语对话。

    通过对话,江枫才知道,铜牛和青牛,原来是一对情侣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青青,你真的要走了吗?为什么要离开我?”铜牛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青牛道:“当初你骗我,说要带我去海角天涯,尝遍全世界的鲜花嫩草;可是我陪了你整整五百年,你都没离开过这条破河半步,每天都吃小鱼和虾米,我的牛粪都变稀薄了!我……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了!”

    铜牛道:“可是,你每个月都可以出去呀?我又没囚禁你!”

    青牛摇头道:“你不懂!我要的是两头牛一起漫步在青青草原,而不是一头牛在水里、另一头牛在岸边。”

    铜牛一脸悲戚,道:“我何尝不想如此?可我是一头有责任、有使命的牛,一旦我离开这条河,河水就会泛滥,洪灾就会发生!难道你忘了五百年前的那场滔天洪灾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忘?”青牛泪眼朦胧,道,“那场洪灾,让你我相遇、相爱、相知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她话音一转,语气变得怨恨起来,道:“但,同样也是那场洪灾,让我为你耗费了五百年的青春!五百年!我能有几个五百年?我不能一直陪你这么耗下去!”

    铜牛也愤怒起来,鼻孔吹气道:“你走,我不怨你;但我最生气的是,你为什么跟了一头非洲野牛?别以为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青牛神色微变,寻思这货看上去呆头呆脑的,原来也不傻啊!

    不过,她有非洲野牛撑腰,丝毫不惧,道:“我跟非洲野牛在一起,关你吊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关我吊事!”铜牛道,“上次你一走一个月,回来之后,就牛逼大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怪你太小!”青牛冷哼道,“多说无益,咱们就此别过,分手吧。从此你守你的大运河,我去我的大草原,此生不再相见!”

    说完,青牛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铜牛生气了,浑身冒着金光。

    青牛吓得牛头一缩,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铜牛道:“以前走,我不怪你!但现在,整条大运河、绵延两千公里的所有鱼、虾、蛙怪,都知道你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子!想走,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青牛道:“要我怎么做,你才肯放我走?”

    铜牛道:“去把那头非洲野牛叫来,我要和他决一死战!不论我死还是他死,你都可以重获自由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青牛道,“我和小黑是真心相爱的,我不许你伤害他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