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观碑【2更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226章 观碑【2更】

老子是阎王 第226章 观碑【2更】

    青牛提醒道:“王爷,砸他的牛蛋!这厮牛蛋最是敏感,怕痒怕疼!”

    青牛和黑牛有过一腿,对他的弱点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受到提醒,江枫一个翻身,直接从黑牛的牛背来到了他下面腹处。

    黑牛神色大变,想专心对付江枫,可是铜牛、青牛缠得自己根本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到了下面,江枫一手抓住黑牛的牛蛋,用力一揪!

    嗤……

    “哞!!!”

    牛蛋被扯掉!

    黑牛牛躯一颤,疼得一声大叫,跟发疯了一样,直接把铜牛和青牛顶飞。

    江枫不给他太多机会,一拳顺着他下面的伤口、直接打进了他的牛身里面,整个胳膊都没进去了,并“嗤啦”一下,顺手撕开牛皮、撕出一个大大的豁口。

    跟着,江枫整个人顺着豁口钻了进去,钻进黑牛的肚子里面,把他的五脏六腑搅得稀巴烂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终于,黑牛彻底没了气息,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半晌,江枫浑身是血的从其肚子里面走了出来,站在暴风雨中,尽情冲刷着身体和牛血。

    黑牛的妖丹,比一般妖怪的妖丹要大很多,像一个小排球那么大,需双手抱着。

    江枫怀里抱着妖丹,经过雨水冲刷,妖丹隐隐发光,里面还残存着黑牛的元魂。

    妖丹不灭,一个妖怪就不能说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江枫并没有吃掉黑牛的妖丹,即便这样可以提升修为;因为,还要留着妖丹代替铜牛,镇住这条大运河,防止以后河水泛滥。

    稍作歇息,铜牛领着江枫来到水底,将黑牛的妖丹,封印在大运河的河水水眼之处。

    下面刚封住,上面的暴风雨就渐渐消停了……

    回到岸上,江枫拿出阎王印,召唤黑龙,顺利将第七个铜像——丑牛铜像收入。

    至于青牛小妖,也算是立功了,江枫之前就答应过不会伤害她,放她自由了。

    暴风雨变成了毛毛细雨,天地一片安详,重归宁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处理掉黑牛的尸体,临走之前,把草地上那两颗大大的牛蛋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不仅滋补,还有安神、养身的功效。

    鞠婧苇今天刚杀了人,精神有点恍惚,把牛蛋炒给她吃,应该会很有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枫,这么大的雨你去哪的?”潘牡丹站在门口,见江枫回来,直接迎出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,潘牡丹狠狠嗅了嗅,最后目光看向了江枫的手心,见他手里抓着两颗鸡蛋大小的东西,皱眉道:“这是什么?味道好臊啊!”

    江枫把东西扔进厨房,打开水龙头冲洗,道:“这是牛蛋,等会儿炒给小鞠吃!”

    “啊?没事吃这个干什么?”潘牡丹一脸害臊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刚刚我们买药的时候,小鞠被人绑架、暗杀,受到了惊吓,吃这个可以安神养身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小鞠被人绑架暗杀?”潘牡丹神色大惊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,鞠婧苇就睡在里面床上,但潘牡丹还是一阵后怕,道:“以后你们再出去,可千万要小心点!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没事了!”江枫转脸看了看外面,准备今天凌晨,就去找王忠君。

    “来,我来洗!”潘牡丹抢过牛蛋,认真冲洗起来。

    江枫擦了擦手,把调配好的药用布包好,放在床底。

    面馆里放上这药,无色无味,一般人根本闻不出来,但是蛇、虫、鼠、蚁……甚至连苍蝇、蚊子,都不会再飞进来了!

    放完药,江枫站在床边,看着鞠婧苇。

    在睡梦中,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,身子不时抽搐着,显然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小白龙,救我!!!”

    忽然,鞠婧苇又做起了噩梦,双手胡乱抓着,身上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江枫赶紧坐下去,握住她的小手,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,轻声道:“没事了,乖;没事了,爸爸在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江枫的声音,鞠婧苇才安静下来,抱着他的胳膊沉沉睡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枫,那个……菜炒好了,你喊小鞠起来吃吧!”

    潘牡丹拉开移门,小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江枫轻轻捏着鞠婧苇的小脸蛋,道:“喂,起床吃饭了!”

    鞠婧苇蒙蒙睁开眼,坐起身来,一把抱紧江枫,道:“小白龙,我好害怕,一闭眼就看见哑叔在对我发笑,怎么办……我好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!”江枫道,“我弄了点药给你吃,吃完就不怕了,快起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来发臊的牛蛋,被潘牡丹煎炒之后,居然奇香无比。

    菜里面放了八角、花椒等去腥,还有红辣椒、十三香、葱姜料酒等诸多调味料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!”鞠婧苇狠狠闻了一口,看着餐桌上那盘从未见过的菜,奇道,“牡丹姐,这是什么菜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潘牡丹看了江枫一眼,见他摇头,忙道,“小枫在河里抓的,大概是什么河蚌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鞠婧苇也只是随口一问,并没有深究。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地坐了下去,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,放进嘴里,美滋滋嚼了起来,边吃边道:“哇!好好吃啊!牡丹姐,你也一起吃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刷碗!”潘牡丹可不敢吃这个,赶紧去厨房了;因为她知道,牛蛋不仅有江枫说的安神养身的作用,还会让人身体发热,刺激到肾部。

    鞠婧苇又把目光看向江枫,道:“你也坐啊,干嘛看着我一个人吃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我吃过了,刚刚你睡觉的时候,我吃得够够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一刻,两个大牛蛋被吃完。

    江枫开车把鞠婧苇送回家,两人先后洗完澡,上床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一场秋雨一场凉。

    最近一周,连续两场暴风雨,燕京市气温下降了很多;尤其是晚上,席子冰凉,已经要铺被子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么,鞠婧苇躺在床上,躺在江枫身边,身体莫名地燥热。

    黑暗中,她不由自主地靠近江枫,和他身子紧贴在一起,可还是很难受;最后,她侧着身子搂住江枫,依偎在他胸膛,这样才能舒服些。

    渐渐的,鞠婧苇终于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在睡梦中,她还是不老实,一条粉腿压在了江枫身上,臻首埋在江枫怀里,一呼一吸,都牵动着江枫的神经。

    江枫虽然没吃牛蛋,但被鞠婧苇这么抱着,很快也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出发了,再这么下去受不了!”

    眼瞅着已经凌晨十二点了,江枫悄悄拿开鞠婧苇的小手、小腿,蹑手蹑脚地下床穿鞋。

    “王忠君,我来报仇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