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一日看尽长安花【7更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230章 一日看尽长安花【7更】

老子是阎王 第230章 一日看尽长安花【7更】

    江枫拿出几道符,将杀手尸体全部化成灰烬,站在厨房门口,看着沐非烟的房间发呆。

    凌晨两三点钟了,沐非烟的房间还亮着灯光,也不知在里面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今天这事儿,都要隆重感谢一下人家!

    若不是沐非烟,今晚潘牡丹、鞠婧苇,甚至连柳漪老师那个外表高贵、实则银荡的大美人儿,都要遭大殃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轻轻走过去,“咚咚咚”敲了三下门。

    “非烟啊,你在么?”

    江枫有意要感谢人家,语气有点谄媚;非烟,叫得非常亲切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里面传来沐非烟那依旧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枫本来准备好了千言万语想要感谢的话,可听到对方语气这么冰冷,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,什么话都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沐非烟总是有这种能力,一句话,一个眼神,都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!

    江枫想了半天,道:“那个……今天的事情,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举手之劳!”沐非烟道,“我只是不喜欢修炼的时候,被人打搅而已。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果然是个修炼者,自己都承认了!

    江枫道:“非烟啊,你是什么修为啊?有时间的话,咱们可以切磋切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时间!”沐非烟非常干脆地打断他。

    江枫一阵尴尬,还好沐非烟连门都没开,也看不到自己的尴尬表情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这样吧非烟,今天你帮了我一个大忙,哪天有时间,我请你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!”沐非烟还是不给他丝毫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江枫开始是尴尬,现在则有点生气了。

    这小娘们儿,傲什么傲!

    你特么再傲,不也是长着两个奶、一个洞么?

    你特么再傲,不也是要吃饭、要上厕所拉粑粑么?

    你特么再傲,不也是……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心里正骂着呢,忽然,门开了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沐非烟就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沐非烟微微蹙眉,似乎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了!”江枫生生把骂人的话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沐非烟道:“没事的话,我要睡了!另外,以后别再叫我‘非烟’了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么叫的,只有我的亲人才可以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毫无情面地把门关上,然后熄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愣了足足三十秒钟,最后憋出来一个“靠”字。

    本来,他是真挺感激沐非烟的,但没想到,小娘们儿居然这么高傲、这么不近人情!

    “奶奶的!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老子拿你开光?”

    江枫本来只是随口骂一句,但仔细一想,居然真的有很大的可行性!

    聂灵雨迟迟不来,师父颜兮月更是不见其人影,如果有别的人选,那再好不过了!

    而沐非烟,就有很大的可能!

    “找机会一定要试试她的修为,如果她的修为低于自己,肯定不能动手;而如果她的修为高于自己……嘿嘿嘿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高于我的话,我打不过她,按照她的性格,如果我用强,会不会被她一掌劈死?”

    “算了,先试探试探,再做下一步的打算,说不定有机会呢!劳资是房东,怕她一个房客干毛!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,江枫把大狗熊扔到一旁,抱着鞠婧苇睡了起来;脑子里,还在想着怎样才能试探出沐非烟的修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知彼知己,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要找到试探沐非烟修为的机会,首先要对她的生活习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江枫每天一放学就回来,周末更是全天呆在家,暗中观察沐非烟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。

    经过长达一周的观察,江枫终于摸到了一点规则。

    他发现,沐非烟大概每天凌晨三点钟才睡觉,早上十点钟起床。

    起床之后,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厕所,应该是大的,在厕所里待个十分钟左右;晚上十二点,她还会上一趟厕所,这次应该是小的,每次两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到十二点,沐非烟应该是在房间里练武,偶尔可以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以及招式拍打在空气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要试探对方修为,硬闯进去肯定不行,必须装作在院子里偶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早上,九点五十分,江枫就一直蹲在厕所里;眼看着十点钟了,他提上裤子准备出去,和沐非烟来个“偶遇”。

    果然,刚到院子里,沐非烟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枫心跳加速,与沐非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眼看着沐非烟已经来到了自己跟前,江枫“哎呦”一声,两腿一软,整个人直接朝沐非烟的身上倒了下去!

    每个修炼者的能量,都贮存在小腹处的丹田内;如果,能摸一摸沐非烟的丹田、也就是摸一摸她的小腹,就能大致猜到她的修为。

    江枫把戏演得足足的,连自己都要信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沐非烟反应比他还快,“刷”地一下,整个人几乎是平移着飞了起来,往后躲开五米远,一脸戒备,有些生气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厉害啊!”

    “这都摸不到你!”

    江枫一头摔倒在地上,道:“不好意思啊,在厕所上大号,腿蹲麻了,没伤到你吧?”

    沐非烟并不回答他,自顾进了女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合院里的厕所,并不像小区里的那样。

    这种厕所像一座小房子,上面有屋檐遮风挡雨,下面有下水道,排泄完之后,打开水龙头,可直接将排泄物冲刷出去,虽然原始,但很卫生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男厕和女厕是同一所小房子,只在中间挡着一面墙;虽然彼此看不到对面,但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!

    江枫刚刚试探失败,有点不甘心,又悄悄进了男厕。

    江枫躲在隔壁,心跳比刚刚还要快!

    静下心来,甚至能听到沐非烟因为用力而发出的“嘤咛”声;幻想着墙壁那头的画面,江枫觉得自己真是太猥琐了!

    “劳资堂堂阎王爷转世,五品武圣,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,丢人啊!”

    江枫心里在骂自己,表情却是掩饰不住地兴奋和刺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九分钟的时候,对面传来水龙头的喷洒声,沐非烟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,应该是沐非烟在提裤子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之后,江枫再次离开男厕,几乎与沐非烟同步。

    到了厕所门口,江枫故伎重演,“哎呦”一声,继续朝沐非烟身上趴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他的双手,一前一后,将沐非烟的前后去路都封死,心里“嘿嘿”笑道:“这次看你往哪儿躲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沐非烟终于生气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并不躲避,一声娇喝之后,一掌朝江枫的天灵盖拍了下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