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 我们分手吧【3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298章 我们分手吧【3】

老子是阎王 第298章 我们分手吧【3】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姚春蕾忍不住道:“婷婷,那个江枫……真是你男朋友啊?”

    陈碧婷一时语塞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两个女生各怀心事地躺下去,但脑海里,不约而同地闪过了同一个人影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目送着两个女生离开医院,江枫上车,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忽然收到潘牡丹发来的信息,让他赶紧去一趟面馆,语气好像很焦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江枫寻思,多半是面馆里出事了,于是加速开过去,连红绿灯都不管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一着急,在闯红灯的时候,不小心竟撞了个人,把那人撞飞了十几米远,一直从路这头撞到了那一头。

    “完蛋!”

    江枫赶紧停车下去,要知道,刚刚自己车速可是飙到了140啊!

    让江枫诧异的是,自己刚下车,那人竟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来,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,继续埋头往前走,也没来找自己理论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头发花白的古稀老人,微微驼背,但除此之外,身体还算硬朗。

    普通人被这车速撞到,不死也残了,但这老人,好像一点事也没有!

    虽然对方没找自己理论,江枫也不能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出于关心,他快步追了上去,道:“老人家留步!”

    听到喊声,老人停步转身,看了江枫一眼,道:“年轻人,以后开车慢一点啊!”

    他语气不喜不悲,听不出喜怒,但音色有些尖锐,有些阴冷,让江枫不由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,面对老人平和的目光,江枫竟有些打怵,要知道,自己可是四品武圣啊!

    “高人,绝对是高人!”

    江枫心里嘀咕几句,抬头再看时,老人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幸亏是位高人,否则,说不定真要被我撞死了!”

    江枫暗叹侥幸,上车之后,平复几口,放慢车速,继续出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面馆,只见潘牡丹手足无措地站在外面,急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看见江枫,她赶紧迎上来,把江枫堵在车门口,道:“小枫,不好了!出事了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怎么回事牡丹姐?别急,慢慢说!”

    潘牡丹道:“刚刚有个人吃完面,忽然说喘不过气,然后就昏倒了,怎么也叫不醒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碰瓷的吧?”江枫皱了皱眉,因为面馆的卫生问题,他绝对可以保证。

    潘牡丹道:“我也不清楚,但看着不像!那人是和老婆一起来的,他们两口子都在电视台工作,应该不至于碰瓷!”

    “在电视台工作?”江枫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惹上了电视台的人,那不是自找倒霉么!

    万一他们写篇报导、或是做期节目,面馆的生意就算是彻底黄了!

    “没事,我去看看!”江枫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这时,潘牡丹忽然拉住他,咬着嘴唇道,“小枫,要不趁现在没人注意,你快点走吧!”

    江枫不解道:“什么意思?我来都来了,干嘛走!”

    潘牡丹道:“刚刚我给你发信息的时候,那人刚昏倒;不过现在,他老婆已经打电话报警了,怕是警察就要来了!”

    江枫笑道:“怎么,他们还能把我关进去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笑得出来,可潘牡丹一害怕,眼睛都红了,哽咽道:“小枫,真要是出了事情,以后……你可要常去大牢里给我送饭啊!姐姐舍不得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的牡丹姐!”江枫拉着她的小手道,“走,一起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面馆里围满了人,都在指指点点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本来,还有几人正在吃面;但,发生了这种事情,都吓得不敢继续吃了。

    地板上,躺着一个五十岁出头的中年人,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目紧闭,面色通红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只是偶尔四肢会抽搐那么几下。

    中年人身旁,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正是昏迷者的老婆,衣着打扮都很有气质。

    这样的两口子,的确不像是碰瓷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拨开人群,来到昏迷者身边,蹲下身去,准备查看一下。

    这时,中年女人一脸戒备地拦住他,道:“你是医生?”

    江枫摇了摇头,道:“我是面馆老板!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道:“还是等医生来吧!”

    知识分子,一般都比较迷信科学和医生,这个女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江枫还想再说几句的,这时,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;此外,后面还跟着两辆电视台的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让!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大褂、戴着白口罩的女医生先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挤进来,道:“麻烦大家离远一点,不要耽误抢救!”

    只见女医生翻了翻昏迷者的眼皮,然后双手重叠,给他做起了胸腔按压,可是按压了十几次,昏迷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两个医生抬着担架进来了,准备把病人抬到救护车上。

    女医生摇头道:“来不及了,准备工具,直流电除颤!”

    除颤,就是俗称的电击。

    如果连除颤都不能让病人苏醒,那么,基本上可以宣告死亡了。

    当下,除了医生和患者,所有人都被赶到了面馆门口,家属也不例外,防止打扰治疗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准备工作已完毕。

    女医生脱掉患者上衣外套,戴上特制手套,握着两个熨斗一样的东西,在同事配合下,对着患者的胸壁开始了胸外除颤。

    第一次,无效。

    加大电量,第二次,还是无效。

    再加大电量,第三次,仍然无效!

    女医生道:“注射5mg肾上腺素,继续加大电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人,全神贯注地忙活了整整半个小时;但,患者始终没有苏醒。

    最后,女医生终于停止下来,冲同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患者的老婆先冲了进来,扑在丈夫身上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电视台的人也扛着相机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警察象征性地拦了几下,但,他们也不敢得罪电视台的人,只能放行。

    半晌,患者老婆抬起头来,看着女医生道:“我老公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女医生如实道:“从目前状况来看,他应该是服用完头孢之后,过量饮酒,引起了双硫仑样反应。症状表现为胸闷、气短、喉头水肿、口唇紫绀、呼吸困难、心率增快、血压下降、四肢乏力、面色潮红,乃至过敏性休克,直至意识丧失,完全失去生命体征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患者老婆道,“他吃了头孢我承认,但,绝对没有饮酒!一定是这家面馆有问题,我请求警方封存留证!”

    女医生道:“这些你可以与警方沟通,我只负责抢救!”

    患者老婆只得把矛头转向警方,向他们施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