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 只识弯弓射大雕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309章 只识弯弓射大雕

老子是阎王 第309章 只识弯弓射大雕

    胡成最近看上了一块地皮,想再开一家酒楼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自己师父齐振威也看中了那块地皮,想把武馆开在那里。

    齐振威自己不好意思明说,就让儿子先过来了,给胡成透透口风;否则,若是自己直接开口,有强取豪夺的嫌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俗话说,亲兄弟还明算账呢!

    虽然和齐振威是师徒,胡成也不想让出那块地皮,就推脱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推脱,师父的儿子干脆赖着不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络腮胡,天天在自己的酒楼里吃喝玩乐,短短一星期的时间,花了小十万块钱,女学生也玩了五六个,没少给自己招惹麻烦!

    胡成想把他支走,苦于一直没招,而且万一把事情弄僵了,师父那边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但,当看到江枫的手段的时候,胡成忽然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能和这样的高手结交,即便是师父齐振威亲自出马,未必就怕了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成已经确定了战略思路,冲江枫抱拳道:“小兄弟,我一看到你就十分投缘,不如咱们再去喝几杯如何?”

    江枫摆了摆手,道:“不必了,都吃饱了!”

    胡成道:“那……明天呢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!”

    胡成道:“那行,明天我让手下去接小兄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呢,后面的姚春蕾忽然一声痛叫。

    只见她表情异常痛楚,面颊热汗直流,四肢都在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“春蕾,你怎么了?”陈碧婷一脸关切,手足无措道,“江枫,你快来呀,春蕾她……好像不行了!”

    江枫快步走过去,手掌放在姚春蕾肚子上摸了摸,自言自语道:“应该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目光看向胡成,道:“兄弟,你能不能帮我办件事?”

    胡成巴不得能和江枫攀上关系呢,喜道:“小兄弟你说,有事情尽管吩咐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去拿一支牙膏和一瓶雄黄酒来;另外,支一口大铁锅,烧一锅菜籽油!”

    胡成道:“锅就支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江枫想了想,指着面前那棵柳树道,“就支在树下面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胡成让如烟去拿牙膏,自己则去了厨房、找厨师拿铁锅和雄黄酒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一刻,如烟把牙膏拿来了,胡成也带人把大铁锅支好了,锅里面烧着满满一锅菜籽油,滚烫滚烫的。

    女学生们、客人们,都好奇地看着这边,不时窃窃私语,不知江枫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江枫把姚春蕾扶起来,道:“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疼,你要忍耐一下啊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姚春蕾狠狠点头,道,“只要能取出肚子里的东西,证明我没有怀孕,就是死,我也愿意!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给你治病,怎么会死呢!”江枫故作轻松地笑了笑,道,“来,嘴巴张开!”

    姚春蕾乖乖张开小嘴。

    江枫挤了一口牙膏,食指蘸了蘸,伸进姚春蕾的嘴巴里面,把牙膏抹在了她的咽喉处,道:“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有点清凉!”姚春蕾皱了皱眉,道,“还有点想吐!”

    “想吐就对了!”

    江枫一手抱起姚春蕾,“嗖”地一下,人已飞到了柳树枝上,看得众人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痛!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被牙膏的气味刺激到了,姚春蕾肚子又绞痛起来,道:“它……在动,好像在咬我!”

    “没事,马上就让它出来!”

    江枫双手抓住姚春蕾的脚踝,站在树枝上,把她倒提起来,正对着下面那口油锅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姚春蕾一阵干呕,可是吐了半天,什么也吐不出来,身子反倒颤抖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江枫左手继续倒提着姚春蕾,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,冲姚春蕾会阴处那么一戳!

    女人的会阴处,就是菊花和阴到的中间部位。

    会阴处被戳,姚春蕾简直要仙要死,浑身一紧,全身毛孔都在收缩,甚至,连五脏六腑都跟着痉挛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收缩,她身体的空间就变狭窄了,肚子里面的那个东西也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只听姚春蕾“呕”的一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嘴巴里面游出来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蛇!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一条白蛇!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只见一条拇指粗细的白蛇,从姚春蕾的嘴巴里面游了出来,吐着长长的蛇信!

    但,或许是感受到了下面那口大铁锅的危险,白蛇只露出了一个蛇头,就是不肯全部游出来!

    江枫眼疾手快,两指捏住白蛇的七寸,“刷”的一下,把整条蛇都拽了出来,朝下面的大铁锅里狠狠一甩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白蛇被甩进油锅里,溅起油花一片,吓得围观众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,诡异的是,那条白蛇居然没死!

    只见它在滚烫的油锅里面挣扎着游来游去,甚至想爬出来。

    江枫冲胡成喊道:“兄弟,胡成兄弟,把雄黄酒倒进去!”

    “啊?是……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姚春蕾口吐白蛇,胡成和所有人一样,都看傻眼了,直到江枫再三催促,他才回过神来,赶紧把一整瓶雄黄酒都倒进了油锅中。

    嗤……

    一阵青烟冒起,油锅里传来一阵焦臭的气味!

    终于,白蛇翻滚几下,不再折腾了,最后被烧成了一根焦臭的棍子,漂浮在油面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长松一口气,抱着姚春蕾跳回地面,道:“你怎么样了?还能撑住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还好!”

    姚春蕾倔强地点了点头,可低头一看,自己肚子还有些鼓鼓的,奇道: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为什么肚子还没彻底消下去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那些是白蛇聚积的营养品,也可以称之为白蛇的胎盘;我现在要帮你按摩,把胎盘揉碎,再把这些东西吐出来,你就完全好了!”

    姚春蕾迫不及待道:“那你快点按摩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江枫环顾四周,道,“我们还是去更衣室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姚春蕾随口问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虽然胎盘在你的肚子里面,但,不能用手直接按摩你的肚皮;否则一不小心,你的五脏六腑,心啊、肝啊、肠胃啊……就会被我按坏掉!”

    姚春蕾道:“那要按哪里?”

    江枫朝她下面看了过去,道:“刚刚戳你的那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姚春蕾登时“彤”地一下,脸就红了起来,因为女人的会阴部,实在是太隐私了!

    她低着头,嗫嚅说道:“那……还是去更衣室吧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