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判官笔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49章 判官笔

老子是阎王 第49章 判官笔

    江枫到了外面,一眼看到苏媚,赶紧跑过去,道:“姐,不要乱走,跟在我身边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苏媚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低头看见江枫手里破损的两半阎王印时,随即就笑不出来了,讶异道:“这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江枫咬牙切齿道:“肯定是那胖女人,拿假的糊弄我们,等下去找她理论!”

    苏媚倒不太心疼钱,只是担心钱花了、事情还没办好,想了想,道:“回头我跟崔莺莺说一声,不过现在时机不合适,人家家里面正乱着呢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江枫心想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妹妹,到底怎么回事?”苏媚过去想安慰崔莺莺。

    崔莺莺红着眼睛,往灵堂里一指,道:“你们都看到了,这可怎么办啊?我爸他不会真的要诈尸了吧?”

    苏媚当然没什么注意,看着江枫道:“小枫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试试!”江枫用火眼金睛朝棺材里一看,当时就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媚和崔莺莺同时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崔总,我问个问题,您得如实回答我!”

    崔莺莺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早上我听说,有位阿冷姑娘给崔老爷子陪葬了,是不是有这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崔莺莺脸色有些发红,毕竟这种事情可见不得台面,磕磕绊绊道,“这两件事情……有关联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联!”江枫不假思索。

    崔莺莺道:“不错,的确有这回事!而且还是我爸临死前自己要求的,说一定要将阿冷姑娘和他葬在一起;不过……你们千万别误会,我爸他不是那种人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那阿冷姑娘就不拒绝吗?”

    崔莺莺道:“阿冷姑娘只听我爸一个人的话,而且从来没有违背过他老人家的任何意愿!”

    江枫想了想,又问道:“你亲眼看见阿冷姑娘也躺进棺材里面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崔莺莺语气非常坚定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!”江枫道,“现在棺材里面只有崔老爷子一个人的尸体,并没有那位阿冷姑娘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崔莺莺睁大眼睛,道,“自打他们进了棺材,我一步都未从离开,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呢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朝棺材里面看了过去,又问道:“崔老爷子进去的时候,手里有拿东西吗?比如古玩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崔莺莺摇头道,“除了一身寿衣,别无他物!”

    江枫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现在里面情况是这样的,阿冷姑娘的遗体不见了,而崔老爷子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,好像是……一支铁笔,又粗又长,正在敲击着棺材板,发出‘咚咚’声响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江枫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茅不易所说,崔虚实是阴曹地府的崔判官转世,难道……阿冷就是他的判官笔?

    这么一想,所有事情都变得顺通了!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在敲击什么呢?难道真是被那只大黑狸猫给诈尸了?

    三人都是苦思不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敲击声越来越大,大黑猫的叫声也越来越诡异,但依然蹲在棺盖上,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!

    一支铁笔穿破棺盖,直插上来,一笔插进大黑猫的肚子里面!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猫低着脑袋,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开肠破肚,但脸上不仅没有痛苦,反倒有一种解脱、释放的笑意。

    等到大黑猫肚子被彻底划开,里面“啪嗒”,掉出来一个血糊糊的东西,大概巴掌大小。

    大黑猫张嘴衔起那个血糊糊的东西,眼神扫视一圈,最后看向了江枫。

    “是阎王印!”

    江枫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原来,狸猫是崔判官豢养的宠物,真正的阎王印就藏在它的肚子里!

    想来,崔老爷子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的三女儿,跟个白痴一样!

    大黑猫衔着阎王印,“蹭”地一下从棺材上跳下来,慢慢朝江枫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,它流血过多,步履蹒跚,走到一半,终于还是倒在了血泊中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这诡异一幕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趁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,江枫赶紧把阎王印拿起来,然后将大黑猫的尸体放进棺材里面,冲崔莺莺道:“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,应该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王印交到了阎王爷的手中,崔虚实完成了他的毕生使命,棺材里再也没了异动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也大都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只是,白天出现在院子里的那些修炼者,均没有离开,他们一个个虎视眈眈的,和江枫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    江枫自己不怕,唯独担心苏媚。

    转脸一看,苏媚正在那里打电话,脸色苍白,好像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姐!”江枫赶紧走过去,把她护在身边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苏媚一脸焦急地看着江枫,都要哭出来了,拉着他道:“小枫,我们得回滨海了!现在就得走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江枫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苏媚道:“出发之前,我把小伟交给鹿鹿了;刚刚鹿鹿来电话说,小伟发高烧,怎么都不好,好像是……中邪了!”

    “中邪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江枫看了看时间,已经晚上九点钟了。

    不过小伟有事,苏媚留在这里也不能安心,于是道:“那咱们现在就回吧!”

    两人跑到村头,还好,那辆二百块买的自行车还在。

    江枫像来时一样脱下外套,一件披在苏媚身上,一件铺在自行车后座上,道:“姐,抱紧我,咱们抓紧时间!”

    两人刚上车,忽听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就这么把阎王印带走了,说不过去吧?”

    江枫回头一看,黑暗中有一点火光忽明忽暗的,待对方走近,才发现是早上蹲在院子里抽烟袋的那个老头——八品武圣,塞北虎!

    此人比吴敬尧的大仇人龙傲修为还要高一等级,也是迄今为止,江枫碰见的境界最高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江枫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!”塞北虎敲了敲烟袋,道,“要么乖乖留下阎王印,我放你们走;要么我把你们打死,再抢走阎王印!你们选一样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