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铁血柔情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50章 铁血柔情

老子是阎王 第50章 铁血柔情

    江枫把车子停好,道:“姐,给我一分钟!”说完,走到塞北虎面前。

    塞北虎虽然是个老头,但身材高大威猛,腰板挺直,没有丝毫驼背的迹象,再配上那胡子拉碴的国字脸,给人一种铮铮硬汉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江枫面对着他,没有丝毫惧色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你是选择后者了!”塞北虎猛吸一口烟袋,朝江枫面前一吐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股浓烟扑面而来!

    浓烟之中,一道凌厉的拳风隐藏其中,悄无声息的偷袭过来!

    塞北虎表面看去高高大大的,没想到心思这么阴险!

    江枫躲闪不及,被一拳打中胸膛,被迫往后退了半步!

    但,也是仅此而已!

    塞北虎用尽浑身力气打出一拳,没想到只是让江枫后退半步,心中大为诧异,暗忖道:“这小子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不等他想明白,江枫的拳头就还了回来,“砰”的一下,打在自己右腮上,直接将半边牙齿全部打碎!

    江枫不想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他跟着又是一记,这次把塞北虎左半边牙齿也全部打碎。

    两拳一过,塞北虎直接晕了,鼻孔窜血,在雪地上喷出两道红线,“扑通”一下倒在冰天雪地中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江枫看也不看他一眼,转身继续上车,道:“姐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往前走了不到二里路,在前方五十米左右的狭窄路口,站着一个黑脸和尚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此人也是白天在院子里出现过的人,茅不易提到过他,说他一身外家功夫极为了得,尤其擅长佛门的“金钟罩铁布衫”!

    江枫暗暗皱眉,看来,这一路上都不会好走了!

    不等对方开口,江枫远远就把车子停了下来,道:“姐,等我!”说完,隔着五十米远,加速朝冲了过去,速度之快,有如奔马,溅得路上冰雪齐飞!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黑脸和尚并没有被江枫的气势吓到,“嘿哈”两声,原地扎稳马步,冲自己胸膛打了两拳,喝道:“金钟罩!铁布衫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周身骨骼“咯咯”响了起来,身上生出一层淡淡的透明护气,正是佛门护身神功——金钟罩铁布衫!

    “金钟尼马勒戈壁罩!”

    江枫飞起来就是一脚,狠狠踢在黑脸和尚脖子上,直把他踹飞一百多米远,而且还是头朝下,最后整个脑袋都插在了冰冻里面。

    八品武圣都挨不了江枫两下,更别提这二品居士的黑脸和尚了!

    江枫折返回去,继续骑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走了约莫五里路,都再没人出现,或许是被江枫的手段镇住了,自忖不是其敌手。

    江枫以为要顺畅了,忽然,只听苏媚“呀”的一声尖叫,直接从后座上掉了下去,滚倒在路边,身子抽搐不停。

    “姐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枫把车子一甩,扶起苏媚,只见她胸前趴着一只大蜈蚣,衣服被咬开了一个洞,大蜈蚣半个身子都钻进衣服洞里了,正在贪婪地吸食着血肉!

    “操!五毒教?”

    江枫捏住蜈蚣的后半身,“滋”的一下,把它从苏媚身上拽出来,扔在地上,一脚踩成肉饼。

    蜈蚣虽然死了,可苏媚已经中毒,脸色苍白,浑身颤抖,牙齿打颤,嘴唇发青,抱着江枫道:“小枫,冷,姐姐好冷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在以前,江枫会建议她泡个热水澡,然后以七十二路阴阳手推拿按摩,驱除蜈蚣毒。

    但现在情势紧迫,必须尽快处理!

    江枫也不解释了,解开苏媚胸前纽扣,扒开一层层衣服,找到里面的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恰好在两座峰峦之间,附近肌肤都变成了紫黑色。

    看着那白花花的身子,江枫有点晃眼,平复一下,把头埋进那一道幽深的沟壑里面,对准黑色伤口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乍一接触,苏媚身躯一颤。

    她“嘤咛”一声,双臂紧紧抱着江枫的头部,表情又是痛楚又是享受,喃喃道:“小枫,你干嘛呀?”

    江枫不敢走神,一口,两口,三口,吸到第三口的时候,苏媚体内毒血就被吸干净了。

    阎王转世,九阳之体!

    江枫的唾液、血液、包括尿液,都有神奇的驱邪避阴之功效,对付区区毒物自然不在话下!

    吸完毒血,江枫把上身仅有的衬衣也脱了下来,撕成一个布条,帮苏媚包扎好伤口,道:“姐,你先躺一下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启动火眼金睛,在附近扫视一圈,最后把目光锁在了一处深草丛,冷冷道:“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原来,五毒教教主、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老女人,正蹲在里面呢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话音刚落,路两旁草丛里爬出了数不尽的毒物,什么蝎子、毒蛇、蜘蛛、蟾蜍……你爬在我身上,我压在你背上,争先恐后,密密麻麻,朝两人身边围了过来!

    苏媚吓得一动不敢动,失神道:“小枫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江枫稍作思考,解开裤腰带,在地上尿了一个大圆圈,将苏媚搀扶到圆圈里面,道:“姐,呆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!毒物不敢进圈!”

    说完,江枫飞身而起,直奔老女人的藏身之处而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一脚就要踹上去了,忽然一群毒蜂飞了出来,拦在江枫面前。

    毒蜂最厉害的是毒钩子,一旦被其蜇到,毒钩子就会留在人体内,需以小刀割开皮肉半寸深、方能取出。

    不得已,江枫只得落地,凝气于肠胃之中,屁股向后,对准蜂群,“噗”的一声,放了一个又长又响的大屁,直接将蜂群熏死,像落叶一样簌簌纷落。

    草丛里面,老女人彻底傻眼了,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江枫!

    蜈蚣毒被他的唾液几口吸除,蝎子、毒蛇、蜘蛛、蟾蜍……均被他的尿液阻挡在圈外,就连自己赖以自保、屡试不爽的毒蜂,都阻挡不了对方,被其一道臭屁活活熏死!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不等老女人想明白,江枫已经到了近处,伸手抓住她的脖子,将其掐了起来,举在半空道:“老毒妇害人不浅,留你性命何用!”

    说完,“砰”的一下,把老女人掼在树干上,直接从脊椎处折成两段,呜呼哀哉!

    江枫光着膀子,把苏媚搂起来,扶到自行车后座上,柔声道:“姐,咱们继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