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说好的联手呢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52章 说好的联手呢

老子是阎王 第52章 说好的联手呢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掌拍在江枫胸膛,将其震飞五六米远,掉在麦田中。

    邪道人以为江枫已经死了,准备去他身上搜阎王印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刚动步,麦田忽然动了起来,定睛一瞧,居然是江枫站了起来,慢慢向自己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不死?”邪道人禁皱眉头,道,“那就再来一下!”

    待江枫走到近处,邪道人又是一掌,再次将江枫击飞,这次跌落了足足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这下总该死了吧!”

    邪道人自言自语着,可说完抬头一看,对方居然又站了起来,慢慢向自己靠近,脸上、身上全是血迹,但嘴上却在发笑,笑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邪道人心里有点发麻,第三掌用尽所有力气,全部朝江枫身上拍了过去!

    这一掌,是一名七品真人的所有力量,所以邪道人坚信,这次江枫真的再无活命的道理了。

    不仅邪道人,小山上的少年和中年,也以为江枫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但,就在邪道人双掌到达之时,江枫竟伸出双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掌下去,邪道人狐疑一声,感觉好像拍在了一团棉花上,松松软软的,虽然自己力量极大,却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邪道人挥霍着丹田内的真气,源源不断地冲向对方,但均如石沉大海一般,没有丝毫反响。

    反观江枫,在邪道人真气的冲撞之下,不仅没有溃败,精神反倒越来越旺盛,眼里微微闪烁着红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魔修!魔修的吸功大法!”

    小山顶上,中年人看着江枫,病怏怏的身子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少年也是为之一震,道:“想不到消失了这么多年,世上居然还有魔修者存在!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但,过了今晚,或许就没有了!吸功大法只有强者可以对弱者使用,如果反其道而行之,就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!”

    少年不太理解,道: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中年人解释道:“强者好比大杯子,弱者好比小杯子,大杯子可从小杯子中任意取水;但如果小杯子取大杯子中的水,自己就会先饱和!”

    “饱和之后呢?”少年追问。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饱和之后就会溢出,但,他们溢出的不是水,而是真气!届时双方的真气冲撞在一起,会形成剧烈爆炸,轻则两败俱伤,重则双双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划过一丝不忍,道:“宋叔,我想帮帮他!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”中年人神色大变,道,“少主,咱们的身份极为隐秘,万万不可暴露行踪!等他们两败俱伤之后,咱们去拿阎王印,都不用自己动手杀人了,这就是老天的安排啊!”

    少年不说话了,脸上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邪道人和江枫的对峙,来到了最后关头。

    因为浑身被真气环绕,两个人的身子都变得膨胀起来,看去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此时,邪道人已经发现了江枫使用的是吸功大法,心中后悔不迭,无奈想撤手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别说撤手,现在就是张嘴说一句话,体内真气都会动荡,然后对方的真气就会排山倒海而来!

    简言之:谁先说话谁先死,谁早撤手谁早挂!

    但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,到最后,两人都难能活命!

    江枫倒无所谓,既然使出了这一招,就抱了必死的决心,当初他在书上看到这门功夫的时候,觉得太过残忍,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终于,江枫的真气已经饱和,两个人的真气大爆炸一触即发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听附近传来一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够意思啊!说好的咱俩联手,你怎么独自享受起来?”

    笑声中,一个形容猥琐的小胖子走了过来,媲美非洲难民的肤色,烤肠一样的大厚嘴唇,还有那一头屎黄色的头发,正是茅山遗孤茅不易!

    茅不易手里拿着一根针,到了近处,在邪道人眼前晃了晃,然后来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邪道人心中大惊,想不到江枫居然还有帮手!

    若让这小道士扎自己一针,立刻就会真气涣散,一溃千里;无奈自己和江枫的对峙太过激烈,根本不能抽手!

    “老东西,我来给你打针啦!”

    茅不易“嘿嘿”一笑,一针下去,稳稳刺在邪道人的屁股上,然后拔出。

    这一刺看似随意,实则刺在了环跳穴上——一个承接十二经络上下流通的要穴。

    霎时间,只听“嗤”的一声,邪道人真气泄露,从环跳穴喷涌而出!

    江枫知道,机会来了!

    他将之前邪道人输送过来的所有真气,全部聚集到双掌,一股脑儿的全部还给了对方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掌下去,邪道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被拍飞到半空,过了足足十秒钟才落下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只剩下一副臭皮囊包裹着骨头,浑身干瘪瘪的,至于血肉,都顺着环跳穴喷发出去了……

    邪道人死了。

    但江枫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跌坐在地上,嘴里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茅不易道: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江枫道,“歇一会儿就好!”

    茅不易伸手把他扶起来,道:“要不我带你去我们茅山疗伤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江枫脚步踉跄,朝昏迷的苏媚走了过去,道,“我还有事,你先走吧!对了,刚刚谢了啊!”

    见江枫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女人,茅不易叹道:“倾国倾城佳人美,谁知佳人是祸水!女人,不值得啊!”说完,摇头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刚翻云掌那一下,江枫虽把苏媚推开了,但她还是被真气波及,震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,醒醒啊姐!”江枫试着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苏媚缓缓睁开眼,见江枫一身是血,大惊失色,摸着他的脸颊和身子,上下打量道:“小枫,你没事吧?那个坏道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坏道人死了!”江枫笑了笑,转身朝路边走去,道,“走,我们骑车回去!”

    看着江枫脚下一步一个血印,苏媚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愧疚!

    因为自己儿子出事,她明知路上可能有危险,还是拉着江枫返回滨海,没想到把江枫害成这样!

    回过神来,苏媚赶紧跑过去。

    她主动牵起自行车,并将外套披在江枫身上,道:“小枫,坐上来,这次姐带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