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这里有妖气【2更】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90章 这里有妖气【2更】

老子是阎王 第90章 这里有妖气【2更】

    江枫道:“如果你还当韩雪儿是朋友的话,就把实情告诉我!”

    章天泽脸上阴晴不定,戒备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你是她什么人?”

    江枫冷冷道:“我是能为她报仇的人!”

    “报仇?”章天泽苦笑一声,道,“如果真能报仇,我早就动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江枫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章天泽道:“这么说吧,雪儿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!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江枫有点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什么不能得罪的人,到了老子面前还不是被变着花样打脸!

    见章天泽死活不肯说,江枫用起了激将法,道:“你这娘们儿怎么婆婆妈妈的!妈的,娱乐圈就没一个好东西,全是自私自利的家伙,出了事情就知道明哲保身!算了,不问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章天泽急得红了脸,脱口而出道,“是楚寻!昨天雪儿和我分开后,被楚寻带走了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怎么了?”江枫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章天泽说不下去了,拿出手机,往桌上一推,道:“你……你们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江枫接过手机,点开视频。

    杨蓉也好奇地凑了过去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画面里,好像是在一间酒吧,灯光昏暗,人影杂乱,不时爆发出一阵聒噪的说唱声。

    忽然,韩雪儿出现在画面中,一副醉醺醺的样子,身边还有四五个青年。

    几人把韩雪儿围在中间,又亲又摸,最后按在吧台上,撕开衣服,轮番折腾。

    原来,韩雪儿被人轮了!

    至于她的跳楼是不是自杀,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因为罪魁祸首就是这几个人!

    杨蓉看了一会儿,由于画面太黄太污太暴力,红着脸把头别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枫从头看到尾,把每一个人的脸都记住,最后道:“穿红色衣服那个是楚寻?”

    章天泽有些意外,想不到他居然能猜到,点头道:“楚寻家庭背景非常神秘,富可敌国!燕京所有的富二代,全都把他当老大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他和韩雪儿的干爹楚爷、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楚爷?”闻言,章天泽神色一变,缓了片刻,道,“楚寻是楚爷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个孽种!”江枫心里冷笑一声,道,“你知道楚寻现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章天泽道:“现在不好说,但每天凌晨,他都会和朋友去夜猫酒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了!”江枫把手机还给她,和杨蓉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江枫又折返回来,到吧台拿上纸和笔,画了一道护身符,交给章天泽道:“贴在皮肤上,24小时不要摘!”

    章天泽手里拿着那道符,又是好奇又是疑惑:“这家伙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,她结账起身,悄悄跟上两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打算怎么办?”离开西餐厅,杨蓉迫不及待问。

    江枫道:“先找到那个楚寻吧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杨蓉追问。

    江枫面无表情,道:“拿人钱财,替人办事,我收了韩雪儿十万块钱,那些畜生,一个不能留!”

    杨蓉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她本是一个公职人员,虽然和江枫相处这段时间,见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,但还是不喜欢他凌驾在法律之上去判人生死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刚刚视频中的画面,随即又有些释然。

    如果世界上多几个像江枫这样的人,这些惨案不就会消失了吗?

    谷小雨崇拜“隐身侠”不是没有原因的,自己怎么反倒迂腐起来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点钟,两人早早来到夜猫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里乌烟瘴气,十八线说唱歌手在上面声嘶力竭地呐喊,红男绿女在角落里搂抱在一起,又亲又摸,又舔又咬。

    “喂,那妞儿不错啊,好像是第一次来!”

    二楼卡座,一个打着鼻钉的青年目不转睛地看着杨蓉,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同伙怂恿道:“看中了就上啊,你不会是害怕她旁边那个生瓜蛋子吧?”

    “怕他?”鼻钉男一脸不屑,拎着一瓶价格不菲的洋酒,起身道,“看好了,等着我好消息!哥哥玩爽了,让你们也跟着爽一下!”

    鼻钉男跌跌撞撞到了楼下,来到杨蓉身边,倒了一杯酒,道:“美女,上去跟哥哥喝一杯?”

    杨蓉回头看了一眼,一脸厌恶,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鼻钉男直接上手了,抓着杨蓉手腕道:“走啊美女,哥哥带你飞!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杨蓉狠狠甩开对方,朝江枫身边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鼻钉男瞅了江枫一眼,道:“跟这小白脸有什么玩头,毛都没长齐吧!”说着,低头“呸”的一口,朝江枫酒杯里吐了一口痰。

    江枫本不想提前动手的,毕竟楚寻那帮人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,有沙雕自己过来求死,不满足对方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江枫站了起来,抢过鼻钉男手里那瓶洋酒,解开裤腰带,滋啦啦……冲里面撒了一泡尿,然后把酒瓶朝桌上重重一放,道:“喝下去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鼻钉男醉醺醺的,愣了好久,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拿起酒瓶就朝江枫头上抡,骂道:“我喝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”字还没说出口,酒瓶就被江枫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一手掐着鼻钉男的下巴,一手拿着酒瓶,冲鼻钉男嘴里“咕嘟嘟”灌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呕……咳咳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鼻钉男怎么也挣不开,胃里一片火热,骚气顺着鼻孔直往外窜,烧得浑身难受!

    “操,一起上!”

    楼上几个同伙忍不住了,一起拿着酒瓶冲了下来,把江枫团团围住;但,因为鼻钉男被江枫控制住,他们也不敢贸然冲上去。

    江枫根本没用正眼瞧他们,一瓶酒灌完,把鼻钉男按在桌上,道:“大胸姐,他刚刚用哪只手抓你的?”

    杨蓉犹豫了下,道:“左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废左手!”

    说着,江枫把酒瓶往墙上一砸,“砰”的一下,只剩下参差不齐的半截,比刀子还要厉害!

    江枫按住鼻钉男的小臂,固定好之后,拿着半截酒瓶,“咔”的一下,狠狠插下去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鼻钉男一声惨叫,左手被贯穿在桌子上,和桌面连为一体,拔都拔不出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