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七杀拳 - 老子是阎王最新章节 - 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
【www.126926.com,www.577337.com 圣安娜官网】老子是阎王 > 第98章 七杀拳

老子是阎王 第98章 七杀拳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江枫睁眼一看,外面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!大胸姐!”

    一天一夜没回去,江枫担心旅馆里的杨蓉,赶紧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美妇端着一个黄盘进来了,正是沈月。

    黄盘上有米饭、豆腐和青菜汤,虽然清淡,却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“王爷,来,吃豆腐!”沈月把黄盘放在床头,道,“感觉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!”江枫三两口把饭菜扒光,如风卷残云,抹了抹嘴,起床道,“我得走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这时,沈月忽然喊住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江枫停步转身。

    沈月道:“您是飘飘的救命恩人,我让飘飘送您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外面进来一个十七八岁、容貌清秀的女孩,和沈月一样,衣着打扮非常简朴,却难掩天生丽质,有如出水芙蓉。

    女孩自然就是林飘飘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直视江枫的眼睛,微微低着头,却不时用眼的余光偷瞄着江枫,心跳加速,暗忖道:“就是他治好我的病,还……还和我光着身子共处了一天一夜嘛!本以为是个糟老头,原来这么年轻啊,好像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嘛!”

    见女儿发愣,沈月啐道:“傻丫头,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林飘飘这才回过神来,道,“谢谢王爷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不要一口一个王爷的叫着,听着别扭;而且,万一被别人听到了也不好,叫我名字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林飘飘还是有点拘谨。

    一路上,林飘飘都不怎么说话,非常害羞。

    走到胡同尽头,江枫准备让林飘飘回去,这时,忽然想起来还有事情要打听,道:“对了,你知道,燕京除了你们林家,另外四家保管十二地支的都是谁吗?”

    林飘飘道:“只知道一个尤家,他们保管的是子鼠铜像,不过后来铜像修炼成妖,反把尤家给灭门了,就连我们林家也受了鱼池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江枫点了点头,道,“好了,你回去吧,注意多休息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林飘飘轻轻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林飘飘忽然停下来,鼓足勇气道:“你以后还会来吗?”

    过了好久,对方还没回应。

    林飘飘转身一看,才发现胡同口空空如也,江枫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;一时间,心里竟异常失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一路狂奔,回到旅馆。

    刚开门,里面就传来杨蓉的声音:“小白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小白?”江枫快步走进去,瞪眼道,“小白是谁?妈的,老子才走一天,你就和别的男人好上啦!”

    “咦,你回来啦!”看见江枫,杨蓉难掩欣喜,道,“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,但又不方便去找你,真是急死人了!这一天一夜你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少给我转移话题!说,小白是谁?敢给我戴绿帽子,老子弄死他!”

    “喵呜~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白猫从窗口跳了进来,背脊上托着一个盘子,里面放着可口的饭菜。

    “咦,小白也回来啦!”杨蓉一招手,白猫就稳稳跳进她怀里,身形非常稳健,饭菜没掉一粒。

    “原来她是小白啊!”江枫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见江枫一脸疲惫,杨蓉再次问道:“你到底跑哪去了?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江枫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,拿出三七草,道:“快点吃,吃完饭咱们就涂药,早点好,早点回滨海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杨蓉拿起筷子,美滋滋吃了起来,看得江枫又饿了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菜,怎么这么香?”江枫狠狠嗅着鼻子,只觉饭菜里奇香无比,把脸凑到碗边。

    杨蓉道:“我也不清楚!昨天晚上我自言自语说饿了,小白好像能听懂一样,就出去给我找了些吃的!”顿了顿,她又道,“不过……这些饭菜虽然闻起来有奇异香味,但吃着也就那样,还有点发酸,可能是哪家饭店过期的饭菜吧!”

    “看,还有头发呢!”说着,杨蓉从饭菜里捏出一根长长的头发,甩进垃圾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饱喝足,杨蓉擦了擦嘴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江枫已经把洗脚盆端来了,像上次一样,脱掉杨蓉的鞋和袜,拿着她的小脚放进热水里。

    杨蓉“啊”的一声,面露陶醉,浑身毛孔都舒张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泡着,我去找东西捣药!”

    江枫在旅馆里找了一番,没发现合适之物,就去药店买了一副臼杵,其实和捣蒜的蒜锤、蒜臼子造型差不多,只不过是专门用来捣药的。

    回来之后,江枫把三七草清洗干净,折成几段,放进臼中,手拿圆柱形的瓷杵,用力捣了起来,将三七草捣成一团烂泥。

    “来,慢点!”

    江枫抱着杨蓉,让她靠在被子上斜躺着,一手捧着那只受伤的小脚,一手抓起三七草烂泥,在脚踝上轻轻涂抹起来。

    乍一接触,杨蓉娇躯一颤,小腿微微抽搐了一下,蹙眉道:“好凉啊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江枫拿住她的小脚,把整个脚踝都涂满了,道,“晾干半个小时,等草药凝固就可以睡了,明天看看效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睡到半夜,杨蓉肚子里忽然一阵反胃,忍不住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江枫也被吵醒了,打开灯,把杨蓉扶坐起来,一脸关切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杨蓉身子抽搐一下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江枫在她后背轻轻拍打几下,笑道:“不会是怀上了咱们的小枫枫吧?”

    “去你丫的……呕……”杨蓉喘息几口,道,“反胃,胃里难受,可能是吃了脏东西!呕……那个,你扶我去卫生间,要吐了,快!”

    江枫朝她脚踝看了一眼,直接把她拦腰抱起,来到卫生间,道:“快吐吧,吐出来就舒服了!”

    杨蓉道:“你别抱我呀,这样抱着我吐不出来!”

    江枫道:“那怎么办?把你扔地上?”

    杨蓉左右看了看,道:“给我放马桶上坐着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江枫刚把杨蓉放下去,杨蓉就撑不住了,弯腰一阵呕吐。

    别人的呕吐物都非常刺鼻难闻,可奇怪的是,杨蓉的呕吐物不仅不难闻,反倒有一种奇异香味,就像小白给她弄来的那些饭菜的味道!

    吐了足足二十分钟,杨蓉才吐干净,低头一看,呕吐物中竟有不少头发。

    江枫端来热水,给杨蓉漱口,忙活了大半个小时,等杨蓉稳定下来,重新把她抱回床上睡觉。